追蹤
ⓕⓞrⓔⓥⓔr ⓛ♡ⓥⓔ〃
關於部落格
Happiness is a side unintentionally paying with side sincerity feelings.
Very many times, so long as believed, is happy can closely
associated.
  • 229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雪 戀

「思嫻!妳看外面下雪了耶!好美喔!」「嗯!真的很美……一片雪白白的…」…雪…還記得高一那年北海道的冬天,天空也正飄著細細的雪花,在台灣待了那麼久從不曾看過雪,才來到日本沒多久,竟然可以看到日本的冬雪,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看見雪、碰觸到雪,興奮的我躺在廣大的雪地上翻來覆去,即使白雪是如此的冰冷,刺痛了我一吋吋的肌膚,但我對它的憧憬與嚮往是不會改變的… 「喂!你這個樣子好像個白痴唷!第一次看見雪喔?」一個大男孩突然冒出來,站在我面前。 「啊!」我連忙站起來,拍了拍衣服…「嗯…對呀!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雪,以前我在台灣從不曾看過雪,所以剛才才會那麼的瘋吧…」 「是嗎?…我們北海道這兒的人已經很少看見雪還會像你做出這樣的舉動了…」 「這是在笑我嗎?反正啊!我喜歡雪的程度沒人能比,只要讓我看到雪,做再多瘋狂的舉動我也值得!」說完,我又躺了下去,靜靜地看著雪花飄落到我身上,整個白茫茫的世界彷彿只有我一人似的… 「噗!」他笑了下。 「你笑什麼啊?有什麼好笑的?我就是喜歡雪啊!」「沒什麼!和我一起看雪吧!」說完他便躺在我身旁,輕輕的握起我的手,陪伴著我欣賞這片美景…他也喜歡雪嗎?…「欸…我問你,你是不是也喜歡雪啊?」 「……」他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的望著無際的天空……我轉過頭,仔細的看著他的臉龐,我發現…他的皮膚很白,有著一雙明亮的眼睛和濃密的眉毛…一片雪花慢慢的飄落在他的臉頰上…他像是完全與雪融合一般…好美、好美…此時我覺得手裡握的不是他的手,反而像雪,雖然那是如此的冰冷,但卻有著我從沒感受過的溫柔,那份溫柔不斷地從我的手心傳遞到我的全身,甚至到了我的內心深處……不知過了多久,我覺醒過來,身旁的他卻早已不見了,只剩我一個人在這廣大的雪地中…… § § § 「思嫻!妳在想什麼啊?…發呆了這麼久?」織琪突如其來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 「啊!沒什麼啦…」「怎麼了?又想起那個像雪的男孩嗎?」 「嗯……他給我的感觸真的很深、很深…」 「那妳為什麼不去找他呢」織琪好奇的問,我皺了一下眉頭,並說:「當時我忘了問他的名字…可是我知道他是穿著妳們學校的校服。」 「妳該不會是因為他才來讀我們這所高中吧?」織琪有點開玩笑的問我。 「呵…應該…吧!」我想是吧… 「呃…真是的,看來我一定要幫妳趕快找到他,要不然呀!妳就白讀這了!」織琪自告奮勇的說著。 「嗯…那…我就先謝謝妳囉…」真是這樣就好了… 唉…看了看窗外的細雪,真的能找到他嗎?就算找到了,他還會記得我嗎?那都已是一年前的事了…… 「啊…對不起、對不起…」天啊…我竟然想事情想到撞到了別人…… 咦…他?「欸…那個…那個…你別走呀!」 「思嫻,妳在喊誰啊?」 「剛剛…剛剛那個男生,就是我所說的那個像雪的男生呀!」奇怪!好像他…是他嗎? 「那妳還不快追…」織琪緊張的說。 「來不及了呀…人都走了…」我有點沮喪。 「算了…沒辦法…咦!地上有張學生証耶…欸!思嫻,妳來看看,這是他嗎?」織琪把那張學生証撿了起來。 我馬上衝去看,那熟悉的面孔又從我的記憶深處裡浮現出來……雪…… 「喂!看呆了呀?」織琪又把我拉回現實。 「啊…對了,趕快看他叫什麼名字…嗯…藤…堂…樑…」 「什麼?藤堂樑?給我看一下!真的還假的呀?」學生証接過她的手,她的眼睛越睜越大…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啊?」織琪突然轉過頭來對我奸笑…… 「不會吧妳…呵呵…妳知不知道妳喜歡上的可是我們學校頂頂有名的校草欸!」 「校草?」 「對啊!他在我們學校可是超級有名氣的,長的爆帥不說,功課、體育又是一流的…可惜…他的女朋友一個接著一個換…」織琪愈說愈小聲 「一個接著一個換?」真的還假的啊? 「嗯…沒辦法,他的條件太好了,追他的人多,他本身也滿隨便的,所以……」織琪無奈的說著。 「那…他不就是花公子了?」 「可以這麼說!」 「那…我…我不就是沒希望了?…」天啊… 「唉…別匠子說…妳也長的很美啊!所以,妳也要多多努力唷!加油!」織琪鼓勵著我。 「…嗯…」真的嗎?…我所認識的他,那個像雪一般的神秘男孩…不…是藤堂樑…他是這種人嗎?他…是嗎? 「思嫻,妳要不要還給他學生証啊?」織琪說。 「嗯…當然…只是剛聽妳講完那番話,我整個人的熱誠都快消失…」我沮喪的說著。 「別這樣子說嘛…他又不是拒絕妳了!」 「可是…」 「走啦!他的班級在三年九班,另一棟大樓,快點還給他會比較好,以免他擔心…」 「嗯…走吧!」我無奈的說。 …到了三年九班…「織琪!我好緊張喔!」我緊緊的抓住她的手。 「妳在怕什麼啊?真搞不懂,瞧妳抖成這樣,放輕鬆嘛!」 「妳叫我怎麼放輕鬆啊?終於要看見他了欸…」唉…期待這麼久的一天,我的身體還是不聽使喚的發抖… 「妳們兩位有事嗎?」一位漂亮的女孩過來問我們。 「那個…你們班是不是有一位叫藤堂樑的人啊?」 「藤堂樑?」那位學姊一聽見我們要找他,馬上變了個臉色。 「妳們找他幹麻啊?」 「因為他的學生証掉在走廊上,我們撿到要還給他的…」織琪馬上解釋清楚。 「是喔…哼!」她用輕視的臉看了我們一下,便走進了教室。 「織琪,我覺得那位學姊啊,臉色怪怪的,感覺怪恐怖的…為什麼她要露出那種臉呢?」 「那還用說嗎?因為藤堂樑是全校女生都想要的夢中情人,和他有任何曖昧關係的女生都很容易其他女生的欺 負與歧視,何況妳剛還想找他,那位學姊會露出那種臉色也不足為奇啊!」織琪話還沒說完,就突然插進一個熟悉的聲音。 「哪一位找我啊?」是他…是他熟悉的聲音… 「我…我…」我嚇的說不出話來,他變的好高啊,足足高了我兩顆頭,應該有一八O吧?……織琪看見我呆住了,忍不住打了我一下「喂!」 「啊…我是要來還你學生証的…」我緊張的說。 「我的學生証?」他一臉疑問。 「嗯…因為…你的…學生証…剛剛掉在地上我把它撿了起來…」 「真的嗎?那真是太謝謝妳了…」說著,他伸出手來,我把學生証接過他的手……他的手還是依然的冰冷,可是那份溫柔感,卻怎麼也找不著…彷彿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似雪的男孩…… 「喂!喂!」藤堂樑對我揮了揮手「妳怎麼從剛才就一直呆到現在?妳頭被撞到了嗎?」他開玩笑的說。 「啊…我沒有…」天啊!好丟臉竟然被他這麼說… 「妳還臉紅了耶…」 「沒有啦!沒有啦!她只是穿太厚了…喂!思嫻,趕快走啦!」織琪邊說邊拉著我的手,走向走廊另一端。 § § § 「思嫻…他叫思嫻?」藤堂樑好像想到什麼似的… 「怎麼?你煞到那個小學妹喔?」山本峰廷奸笑的說。 「喂!別亂說,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上她呢?開玩笑…」藤堂樑一付若無其事的表情。 § § § 「思嫻,妳剛有沒有注意到他一直在看妳啊?」 「我不知道耶…可是他有可能會一直看我嗎?令人懷疑…」我想可能是織琪看錯了吧… 「真的嘛~妳都不相信我,我就在旁邊看見的呀!」 「真的?那可能是我太緊張了,所以沒注意到吧……」他真的在看我嗎?也許他還記得我吧…一年前那個愛雪的女孩…他真的還記得在雪地上的那些事嗎?…… § § § 後來的幾天常在走廊上遇到他,他常常會盯著我看,讓我不禁懷疑,他是不是也喜歡我…… 「思嫻,他要經過我們這了,還不快點和他打招呼!」織琪催促著我。 「不行啦!每次一看到他,我的心臟都會跳得很快,超緊張…」講到這,我又不禁心跳加速。 「妳看、妳看,他又在看妳了,快打招呼啊!」當我抬起頭時,人卻早已走了… 「妳在搞什麼啊?幹麻不向他打招呼?妳看!人都走了!」 「妳覺得他真的會喜歡我嗎?我覺得超不搭的,像賴蛤蟆想吃天鵝肉一樣…」我真的很沒自信… 「妳怎麼這樣說自己呢?妳長的又不醜,還挺多人追的耶…妳不是上星期才剛拒絕友藏子豪的追求嗎?他條件也挺好的啊,為何要拒絕呢?」織琪說。 「我…我當初會喜歡上藤堂樑也不是因為他的長相、課業或體育好,我喜歡的是他那時給我的感覺…」我依舊鍾情於那天在雪地發生的事。 「看來你對他真的很死心踏地…」織琪若有所思的說。 「嗯…可以這麼說吧…」對他的心我絕對不會輕易改變的! 「欸…思嫻,妳去跟他告白…好不好?反正妳喜歡他已經那麼久了,如今再次遇見他,妳怎麼可以不好好把握機會呢?」 「可是…他又不一定會喜歡我…」追他的人那麼多。 「這可不一定啊!不然他怎麼會一直看著妳?」織琪理直氣壯的說。 「可是……」織琪不等我說完,就拉著我的手走向另一棟大樓…… 「去跟藤堂樑說,明天第七節下課,去中庭等妳,妳有話要跟他說!」 「啊?」可是我都還沒有心理準備啊! 「快啊!」看了看織琪,我真的有那種勇氣嗎?織琪還是不斷的催促我…算了!也只好提起勇氣,放手一搏了!好不容易見到他,如果一直都不跟他說我喜歡他的話,以後也許就沒機會了…我不想我們之前沒有任何結果,哪怕只是當他的朋友而已…… 不知不覺中,我已經走到他教室門口了,該叫他嗎?怎麼辦…我真的好緊張,心跳的好快,織琪又不在我旁邊… 「嘿!小學妹,妳不是上次那位嗎?妳來我們班幹麻啊?」藤堂樑突然冒出來站在我旁邊,他的身旁還站了一位長的也很高的男生。 「我…我有話想跟你說…」天啊!我心臟似乎要跳了出來! 「什麼話啊?」他一臉疑問。 「可是我現在不方便說,你可不可以明天第七節下課在中庭等我?」我緊張的問,好怕他會不答應。 「這件是真的很重要嗎?」 「嗯…可以嗎…拜託!」我不斷的祈求他。 「好吧!既然妳都這麼說了…」 「一定要記得喔!拜拜…」…哇!我竟然還能那麼自然的跟他對話,可是一想到明天,我還能那麼自然嗎?… § § § 「嗨!思嫻~怎樣了?他答不答應和你見面?」織琪好奇的問。 「嗯!他答應了,明天我一定要好好準備,給他最好的印象!」 「那是當然的囉!要不要我幫忙啊?……」於是我和織琪興奮的討論著。 § § § 「藤堂,我想剛剛那個女孩是想跟告白吧!」山本峰廷說。 「我不知道」藤堂樑冷淡看他一眼。 「你不可能會答應她吧?像你這種花花公子,答應她也只是玩玩不是嗎?真搞不懂你,女朋友一直換來換去」山本峰廷開玩笑似的說。 「你也沒差到哪裡去啊!」藤堂樑似笑非笑。 「沒比你厲害…對了!為什麼你都不肯付出真心呢?」 「………」藤堂樑一句話也沒說。 「你又不說,每次講到這種事,就當啞巴啦?」山本峰廷嘲笑的說。 「你們在講什麼啊?樑~~」一位身材曼妙的女子走了過來,並靠在藤堂樑身上。 「千勤,妳又對藤堂毛手毛腳了,我都沒份…」山本峰廷有點忌妒。 「可是人家現在是樑的女友欸~~寂寞時當然要找他囉!對不對啊?樑~」野口千勤撒嬌說著。 「妳現在雖然是,以後可就未必囉!」山本峰廷沒安好心的對野口千勤說。 「你說那什麼話啊?樑他才不會拋棄我呢!」野口千勤嘟著嘴說。 「千勤少噁了!都已經和藤堂上過床了,還在那邊裝純潔!」 「哼!樑~你不可以聽他的啦!」野口千勤拉著藤堂樑的手。 「妳以為妳是藤堂的誰啊?不過是眾女友之一,他明天還要去見一位挺漂亮的學妹呢!過不久啊,他就會不要妳囉!」山本在旁幸災樂禍。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樑!你說話啊!」野口千勤說。 「山本,你跟她說這些幹嘛啦?很煩欸!」碰!藤堂樑生氣的甩掉了椅子走出教室…… 「妳看他生氣了!真受不了妳們這些女人欸!」山本峰廷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你很奇怪欸!樑以後會不理我!都是你害的啦!」野口千勤不斷的捶打山本的胸口。 「喂!別捶了!很痛欸!…不然妳當我的女朋友好了,反正妳的男友也很多啊!不差我一個,早想嚐嚐妳的滋味了!」山本峰廷色咪咪的看著野口千勤。 「嗯…」野口千勤想了一下,接著又說:「好啊!不過我問你那個喜歡樑的學妹叫什麼名字啊?」 「好像叫…什麼思嫻吧?」…… § § § 隔天一早,「嗨!妳早啊!」我向織琪揮揮手。 「嗨!哇!妳今天好可愛唷!」織琪睜大雙眼看著我的臉。 「我唷!今天只上了一點淡妝!」只希望他能喜歡… 「看來妳真是有備而來喔!」 「嗯!那當然囉!好期待下午快來唷!」我興奮的說著。 …第七節下課時…「織琪,妳先陪我去中庭,好不好?等他來的時候妳在走開就行了呀!要不然我一個人在那裡會很緊張欸~~」我乞求著織琪。 「妳唷~~說不過妳,我只陪妳一下唷!」 「嗯!」說完,我便拉著織琪的手,走向中庭 「咦?他還沒來耶!思嫻,先等一下好了!」織琪說。 「我現在超緊張的,如果他說不,那場面一定會很尷尬…」而我的心,也一定會跟著碎掉…… 「思嫻,妳怎麼每次都說這種喪氣的話呢?我相信,他一定會感受的到妳的愛!」我看著織琪信心滿滿的表情,心裡還是覺得…… 「但…如果他真的說不…」我擔心的說。 「可是妳想想,他如果真的接受了妳?那妳以後一定很威風的!」 「嗯!要是我能當上他的女友,我從今以後在這學校名氣一定很旺。而且能和他進一步發展是多麼好的事啊!說不定還會有很多人忌妒我呢!」我開玩笑似的說。天啊!我怎麼會這樣子說呢?算了,反正,我真正喜歡的是他的心…… 「妳找我有什麼事?」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打斷了我與織琪的對話…… 「藤堂樑?」他什麼時候來的啊?為什麼我都沒察覺?只希望他沒聽見我們說的玩笑話…… 「啊!你們聊,我先走了!」織琪一說完,馬上就跑走。剩下我和藤堂樑兩人在這空盪的中庭裡…… 「對了!妳可以直接叫我樑就好了!」 「樑?真的嗎?真的可以這樣叫你嗎?」我興奮的問。 「當然!妳呢?妳叫什麼?」 「我?…我叫吳思嫻…」 「台灣來的嗎?」他問我。 「咦?你怎麼知道?」我有點驚訝。 「沒有啦!我猜的!」他楞了一會兒才說。唉~我還以為他會記得我是當時雪地上那個台灣女孩呢! 「對了!妳找我有什麼事啊?」他笑笑的問我。 「我…我想跟你說的是…我從很早以前就很喜歡你了!」終於提起了勇氣,但這突如其來的告白,他似乎並沒有感到意外。 「為什麼妳會喜歡上我呢?」 「是因為…你還記得一年前的冬天,我們曾碰過面嗎?當時是在一片雪地上…」拜託!他一定要想起來呀! 「有嗎?我們有碰過面嗎?…我沒印象…」 「真的啊!那時你還握著我的手,跟我一起躺在雪地中……」 「我真的沒印象,妳會不會是認錯人啊?」不可能的!我不可能搞錯人的,應該是他忘了…我永遠記得那天…那些事一直烙印在我的心裡………我相信,那一定是他…… 「妳怎麼了?」他擔心的問我 「沒…沒事…」 「沒事就好!」他摸了摸我額頭,接著便說:「和我交往吧?」咦?那不是我正想跟他說的話嗎?怎麼換成他對我說呢? 「你怎麼這麼突然…」我睜大了雙眼 「會嗎?可是妳剛也說妳喜歡我,和我交往不好嗎?」 「不!」當然不會!高興都來不及了。「我真的很喜歡你,只是沒想到…你竟然會突然的跟我告白…實在是出乎意料………」 「這麼說妳是答應囉?」他問我 「嗯!」我高興的點點頭。突然,他把我擁入他那溫暖的懷裡,在他懷裡我又再次感受到他的溫柔,即使外面的天氣是如此的寒冷…… § § § 走回教室時,我只覺得我的頭腦很昏眩,剛剛發生的事就像夢境般,想不到他真的答應了我…原來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的那種感覺是如此的幸福…… 織琪興奮的跑過來問我:「思嫻!思嫻!他說什麼?答不答應?」 「………」我什麼也沒說,但她似乎能從我的表情中看出答案。 「噗!看妳滿臉通紅的樣子,我就知道一定是答應了,對吧?」 「嗯…」我臉有那麼紅嗎? 「我就說嘛!他一定會答應妳的啊!」 「這次我真的很謝謝妳,是妳讓我提起勇氣…可是…我有點擔心一件事……」 「什麼事啊?」她皺起了眉頭問,於是我便接著說:「就是…妳覺得他有沒有聽見我們在中庭講的那番話?」 「妳是指…當他女友會有很多好處的話嗎?」我點了點頭。織琪又接下去說:「我覺得他應該沒聽見,要不然的話他為什麼會答應妳呢?」 我想了一回兒:「嗯!妳說的對…可能只是我多慮,而且那番話也只是開玩笑的…」 「對啊!妳別老是想不好的東西,他都已經答應妳了,妳應該要高興點!」我沒說什麼,只點了點頭,的確是該如此… 噹~~「上課了!進教室吧!」我催促著織琪。 § § § …上課中…一個紙條從我的側方飛了過來掉到地上,我迅速檢起並翻開來看『 思嫻:我覺得妳明天可以做一個便當給藤堂樑,因為他午餐好像都是隨便亂吃的,而妳既然是他的女友就應該多多照顧他! 織琪上 』織琪說的沒錯,為了他我一定會加油的,我並不想成為他的包袱,一定要讓他感受到我的愛!看完紙條後,我對織琪比了個OK,我們互相笑了一下。 § § § 「藤堂,你真的答應那個小學妹喔?」山本峰廷問。 「嗯!對啦!」藤堂樑似乎不想多說什麼,只冷冷的回他一句。 「哈!這果然像你的作風,只要是漂亮的,你都來者不拒!」山本笑了笑。 「是嗎?…反正每個女的都還不是為了我的長相和名氣才和我在一起的,有必要認真嗎?」 「哇!你可真跩!…」還沒等山本峰廷說完,藤堂樑就轉身走了…… 「他怎麼每次都這樣子,我那麼帥也不會那麼跩啊!」山本峰廷生氣的說著。 「是嗎?」一個嬌嫩的聲音從遠方傳過來… 山本轉過頭:「誰啊?」 「還會有誰?」野口千勤笑笑的說。 「喔!原來是妳!妳知道嗎?藤堂跟那個叫思嫻的小學妹交往了耶!」 「真的還假的啊?」野口千勤驚訝的問。 「別擔心啦!過不久還是會被藤堂甩掉,不過…那小學妹長的挺漂亮的,改天叫藤堂讓給我!」山本和野口千勤對看了一下,心裡似乎有了底…… § § § 隔天早上,「喂!思嫻!妳便當做好了嗎?」 「嗯!做好了!我花了一整個晚上,所以啊!這個便當裡充滿了我的愛!」我微笑說著,並將手上的便當給織琪看,織琪一打開「哇!料超多的!妳要他吃到撐死喔!」 「可是他不是每次都亂亂吃嗎?我想把他的營養一次補回來,順便讓他吃到我所做的努力和對他的愛意」唉…說了那麼多,付出了那麼多努力,全只為了讓他感受的到…… 「那妳現在就可以去叫他中午時到頂樓等妳啊!」 「嗯!」點了頭,我馬上跑去樑的班級…… § § § 「請問,樑在嗎?」我問 「啊!他在呀!」跟我應話的是上次在樑旁邊的那位高個男孩。 「你可以叫樑出來一下嗎?」 「好啊!對了!妳是思嫻對吧?」 「嗯!對啊!」咦?他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呢?是樑跟他說的嗎? 「妳好啊!我是山本峰廷,妳叫我峰廷就好了!啊!藤堂來了!」他看了一下樑便對我說聲掰掰就走了。 「呃…樑…」雖然我和樑現在是男女朋友,但和他說話時我還是很緊張… 「妳找我有事嗎?」 「今天中午的時候,你可不可以到頂樓,我想給你一個驚喜!」我靦腆的問著他。 「什麼驚喜啊?」他好奇的問 「我到時候再告訴你…」 「好啊!」然後他微笑了一下便親了我的額頭…… § § § …回教室的路上…,他的面容還清晰的在我腦海裡,這就是所謂的幸福嗎?我想一定是的…只是這樣的幸福對我來說會不會太奢侈,就像握在手裡的雪一樣,過完了冬季就將蒸發於我的手中,漂流到其它地方,就像不曾存在……只希望這一切是我想太多了…… § § § 中午時,我迫不及待的帶著便當去頂樓,發現他已在頂樓,躺在那睡午覺。我輕輕的走向前,坐在他旁邊看著他……和煦的陽光照在他臉上,那雪白的肌膚和濃密的眉毛,這個畫面還真熟悉,就像一年前一樣,他果然是當時的那個男孩……只是這一年來他變了很多,但不變的是我的心,依然向著他……那他呢?他的心也是嗎?………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越看越靠近,突然一個聲音:「妳要給我的驚喜就是這個嗎?」咦?他醒了? 「啊!不是!我是要…」我急忙的想解釋清楚,但他還沒等我說完,就吻了我的唇。天啊!太突然了吧?但這個吻好柔軟、好柔軟,卻有著我抓摸不到的冰冷…像…雪…一樣,讓我又愛又怕,忽然他把手伸進我的衣服裡「不!太快了吧……」我緊張的說,但他不理我所說的話,越摸越上去,並打算將我的內衣脫掉,另一隻手則是伸進我的裙子裡,撫摸著我的大腿,還將他那霸道的唇緊緊吻著我,不讓我說話,我努力的反抗,但他始終不停手…… 「不要啊!」我只感覺上臉上的淚珠一滴一滴的滑落下來。 「別裝可憐了!這不是妳要的嗎?」他以輕視的眼神看著我 「我要的?」 「少來了,當初是誰說跟我交往能在這學校名氣提升,還能跟我進一步發展不是妳希望的嗎?搞不好還會有人忌妒妳耶!」 「不!那些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只是你的心!難道你還不懂嗎?」淚水還是不聽使喚的流著, 「妳還在說謊!哪一個女人不是這樣說,但心裡想的都不和妳一樣,只想要我的名氣和長相!」不是啊!為什麼你都不肯聽我說呢?反而這樣諷刺我…不!我不想在你面前流淚,我不想讓你看見我懦弱的一面,於是我便跑出了頂樓。 碰!「咦?那什麼東西?」藤堂樑走向前「便當?她為我做的嗎?這…該不會是她要給我的驚喜?」藤堂樑心想:該不會是我誤會了她?……不會吧?…… § § § 「啊!」天啊!我竟然跌倒在走廊上,可是我卻沒有力氣在站起來……為什麼?…難道從一開始到現在都只是我一個人在單相思嗎?……絕望的我跪倒在地上…… § § § 「思嫻!思嫻!妳醒一醒啊!」織琪搖了我一下 「這…這是哪?…」我看了四周… 「思嫻,妳剛剛昏倒耶!」昏倒?…「妳為什麼會突然昏倒呢?」織琪擔心的問著我,但我什麼也不想說,只靜靜的看著窗外……織琪似乎懂了些什麼…… § § § 「千勤,告訴妳一個消息!哈!」山本峰廷奸詐的笑著。 「瞧你笑成這樣,一定沒什麼好事發生!」野口千勤說 「就是前天我原本想和我的女友一起去頂樓,結果剛好給我撞見藤堂和那位小學妹兩人在親熱呢!」山本笑著訴說 「啊!你有繼續看嗎?」野口千勤驚訝的問 「看都看膩了,當然沒看啊!可是沒想到藤堂這次行動的這麼快,一定在那個時候早就把小學妹給上了!」 「你又知道了?」 「那我問妳,妳和藤堂交往多久,他就上妳了?」千勤想了一下,臉色馬上沉了下來……「要你管呀?」千勤氣呼呼的說。 「一定也很快吧?」山本嘲笑 「可惡!那個叫思嫻的女孩,有苦頭嘗了!」說完,千勤便握緊拳頭。山本峰廷看了一下千勤邊笑,心想: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 § § 「叫你們班的藤堂樑出來!」織琪在三年九班的門外大聲嚷嚷……… 「藤堂,外面有一個女的在找你,好像很生氣的樣子!」佐佐木卿謹擔心的跟正在和女生聊天的藤堂樑說。 「是嗎?我出去看一下…」接著藤堂樑便走出了教室「咦?妳不是思嫻的朋友嗎?找我有事嗎?」 「我問你,你和思嫻發生了什麼事?」藤堂樑沉默了一下:「沒有啊……沒什麼事!」 「那為什麼她和你約會完,會昏倒在走廊上?」 「昏倒?」藤堂驚訝的問。 「虧你還是她的男友,她發生了什麼事你也不知道?」接著織琪又氣憤的說:「當時發生了什麼事她也不告訴我!既然她不肯告訴我,那你說啊!」 藤堂樑沒回她的話,反問:「思嫻現在在哪?」 「你先回答我的話啊!」織琪不耐煩的說。 「我問妳!思嫻現在到底在哪?」藤堂樑吼了出來。 「她…現在在另一棟大樓的地下室打掃!換你回答我啊!」藤堂樑不等織琪說完,就馬上飛奔而去。 「這男的怎麼那麼不講理啊?」織琪氣憤的說。 § § § 「樑現在在做什麼呢?」唉…我怎麼現在還在想他呢?早該忘了他的……但畢竟這件是我也有錯,我的確不該說出這膚淺的話…… 「妳叫吳思嫻,對吧?」一位漂亮的女孩突然冒出來問我,身旁還有一群女生,她們的表情,似乎不帶好意… 「嗯…我就是…找我有事嗎?」 「看你這個小丫頭也沒什麼姿色,竟然敢搶我的樑!」 「樑?…我們…已經分手了…」為什麼還要提到他呢? 「少唬濫!妳以為妳是什麼純情少女喔!姊妹們上!」她發了瘋似的大聲喊,只見那群女生朝我走過來,忽然…一個東西重重的擊向我的頭,等我想反抗時,我的意識卻已漸漸的不清楚…但印象中好像有一個男的衝過來救了我…是誰呢?樑嗎?不可能的…… § § § 一睜開眼睛,只覺得頭好痛,看了看周圍,這裡是保健室吧…咦?趴在我身旁的那個人,不就是…樑嗎?沒想到,真的是他救了我…… 「妳醒啦?」樑一臉疲倦的問我。 「我怎麼了?」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妳被那群女生打昏了…」 「那是你救我的嗎?」 「嗯!妳以後要小心點才行……對了!我…要跟妳說聲對不起,之前誤會了妳,妳能原諒我嗎?」他臉上充滿愧疚。 「不!那件事我也有錯,我不該說出那種話,但我是真心喜歡妳的,即使你不曾喜歡過…我…」我想我現在不論說什麼,他還是都不會相信吧… 「我…我們…我們繼續交往…好不好?」他相信我了嗎? 「為什麼?」我有點吃驚。 「我保證我不會再像之前那樣對待妳,真的!相信我好嗎?」…我該相信他嗎?…可是看他那麼誠懇…我的確還愛著他…只是希望這次不會是我一個人單相思… 「考慮好了嗎?」他問。 「嗯…好…我相信你…」我只希望你愛我的心,比我愛你的還要深… 他聽完這番話,便緊緊的把我抱進他的懷裡…在他的懷裡,我真的好害怕,怕垂手可及的他,會離我遠去… 「樑…永遠守護著我好嗎?」 「嗯…我發誓,我會永遠守護著妳…」 § § § 星期日,這天是我和樑一起約會的日子,自從那件事情之後,我和樑的關係愈來愈好,他也這麼認為嗎? 「思嫻!我來了!妳等很久了嗎?」哇!他穿便服的樣子,讓我好迷戀… 「不會啊!我們走吧!」於是他牽起我的手,此時此刻,我們似乎沉溺在愛的甜蜜國度裡… 「再繼續跟蹤下去好嗎?」山本峰廷說。 「算了!看了我就一肚子氣,上次沒有成功,反而使他們倆更親密!」野口千勤氣憤的說。 「我們必須再想一個對策…啊!我想到了!告訴你……」 § § § 「哇!今天玩的真愉快!」我像孩子般的高興。他微笑了一下:「我陪妳回家,好嗎?」他溫柔的問著我。 「嗯…」我點了點頭。 回家的路上我們的手一直牽著,就像一年前的他握著我的手一樣,手裡那份溫柔感我依然清晰感受的到…… 「我家到了謝謝你送我回來…拜拜…」我口頭上雖然這麼說但心理還是很捨不得他,正當我打算放開他的手時,他把我的手緊緊拉了回來,並深深的吻了我,這次的吻少了些許的霸道,多的是那更甜蜜的溫柔…… § § § 「思嫻,你又要和藤堂一起去吃午餐喔?」織琪嘟嘟著嘴問。 「嗯!對呀!好嘛!妳別生氣了,下次再陪妳喔!」我笑笑的回答織琪。…最近幾天我常和樑聚在一起吃午餐、一起走路回家,他和我聊了很多,但每次一聊到關於他自己的事情,他都會轉移話題,要不然就是保持沉默,我不懂,那代表什麼,也不敢繼續追問他…… § § § 「藤堂,最近怎麼常見妳和那個小學妹在一起,你該不會真的動了情吧?」山本峰廷走向前問。 「……不…我不知道…」藤堂樑搖了搖頭,便看著窗外,若有所思的樣子… 「你們再聊什麼啊?」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傳了出來。 「千勤,妳怎麼又突然冒了出來啊?偷聽我們講話喔?」山本峰廷笑著說。 「呃…你們剛才在聊什麼啊?怎麼氣氛僵僵的啊?」千勤好奇問。 「沒講什麼!」藤堂樑冷冷的回應。聽見藤堂樑這樣的回答,千勤似乎能了解剛才的情況,便聰明的轉開了話題:「對了!今天好像會有一個很漂亮的轉學生來我們班喔!」 「轉學生?妳怎麼會知道她很漂亮?」山本問。 「你忘了呀?我們之前不是說過了嗎?」千勤小聲的對山本說。 「啊!我知道了,就是妳說的那個嘛!」 「喂!」千勤對山本指了個噓,好像很怕藤堂樑聽見似的…但此時的藤堂樑根本沒注意他們在講些什麼,只靜靜地看著窗外的天空…… § § § 「大家好,我是從東京來的鈴木遙,請大家多多關照!」一位極漂亮的女生站在三年九班的講台前自我介紹。 「哇!藤堂你有沒有看見她,超正的欸!」山本興奮的說。 「嗯!」藤堂樑有點傻眼。 「嗨!你好,我可以坐你旁邊嗎?」鈴木遙走向前並以極溫柔的聲音對藤堂樑說。 「嗯…隨便妳!」 課堂上,鈴木遙不斷以嫵媚的眼神看著藤堂樑…一下課,鈴木遙馬上拉著藤堂樑的手問:「嗯…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啊!我叫藤堂樑…欸…妳看起來好嬌小喔,挺可愛的!」鈴木遙的臉馬上紅了起來。 「是嗎?」鈴木遙害羞的說。 「哇!藤堂難得你會誇獎人家,你也不說說關於你女友的事!」山本挑逗似的說。 「咦?藤堂你有女朋友啊?」藤堂什麼也沒說,只點了點頭。 「那個…鈴木妳可不可以先走開?我和藤堂有事要講!」說完,山本就拉著藤堂走向教室的角落。 「你有什麼事要說啊?」藤堂問。 「我記得你曾過你不會真心的對待任何女人,那你現在那個女朋友乾脆讓給我吧!我一定會真心對她!」山本一說完,藤堂樑立即用厭惡的眼光看著山本。 山本又說:「讓給我啦!反正你對鈴木遙也挺有好感的樣子。」藤堂樑一語不發。 「欸…中庭那邊好像會發生什麼事,我們趕快過去看看!」 藤堂納悶的問:「你又沒去那裡,你怎麼知道?」 「欸…反正就有啦!走啦!」山本邊冒冷汗邊說。 § § § 「咦!思嫻!妳的鞋櫃裡怎麼會有一封信啊?」織琪好奇的問。 「我不知道欸…打開來看看吧!」我迅速的翻開那張紙。看完這封信,我和織琪馬上趕到中庭…… § § § 「欸!思嫻,他找妳幹麻啊?」 「我也不知道…」正當我和織琪在討論時…… 「妳是藤堂樑的女友吧?就是我寫信找妳來的!」一位漂亮的女孩站在我們面前,對我說。我還沒回答她,她又說:「沒想到樑的眼睛居然爛成這樣,找一個像鬼的小女孩來當女友!」什麼?她怎麼可以這樣子說我?她的確長的非常漂亮,但也不能這樣子說啊! 「喂!妳怎麼可以隨便亂說話,而且還盜用人家的名字…」還沒等我開口,織琪就幫我頂了回去。 「呵!也不看自己長的怎樣,妳有資格配樑嗎?」 「妳不要叫他樑,樑是我叫的!」她怎麼可以胡亂說話? 「怎樣?我就是喜歡叫他樑,不行嗎?妳以為妳是樑的誰啊?」 「我是他的女友!」我理直氣壯的頂了回去。 「那可真巧!我也是他的女友!」鈴木遙挑了挑眉毛。 「怎麼可能?」不可能的…她說謊! 「我想妳也知道樑的女友常換來換去吧?這次他交了兩個,妳和我,不行嗎?」鈴木遙的口氣裡充滿了譏笑,然後她又繼續說:「樑,每天晚上都會來找我,一晚常常跟我要了好幾次…」 「不可能…」我臉紅的辯護。 「為什麼不可能?妳也知道人都有七情六慾,而你都不肯給他,當然就是找我囉!」我當場啞口無言,但我是真的相信樑不是這種人… 「不!妳…怎麼可以這樣說我和樑…」 「樑是怎樣的人,妳自己心裡有數,過不久呀!他就不要妳囉!」 啪!我再也忍不住,氣憤的打她一巴掌,她當場跪倒在地上,但我記得我的力道根本沒大到足以讓她跌倒…… 「樑!你看…妳的女朋友打我…」樑?他怎麼會在這裡? 「我…我…」 「思嫻,妳為什麼要打她?」樑生氣問我…。 「因為…因為…她剛剛說…」 「別聽她的!我剛剛只是不小心撞到她,結果她就一臉凶惡的看著我,並對我說:『妳不會道歉嗎?妳知不知道我是藤堂樑的女友啊?快跟我道歉!』結果我不肯道歉,她就重重的打我一巴掌,她的力道好重,我的腳…我的腳好像扭到了…」鈴木說完,便嘟著嘴一副委屈可憐的樣子…聽完鈴木那番話,樑便以厭惡的眼神看著我…那個眼神快把我壓迫的喘不過氣… 「樑,你聽我說,不是那樣的…我……」我急著想解釋。 「妳不用多說了!沒想到,妳原來是這種人!」接著,樑便抱著鈴木走往保健室……留下傷心欲絕的我和錯愕的織琪……為什麼?我都一直相信著你,如今到頭來反而是不相信我,而去相信那個女人… 為什麼當初的誓言會這麼像雪一般輕易地在陽光中融化蒸發?原來從頭到尾,只是我異想天開,相信這段似雪的誓言…… § § § 「藤堂,你打算怎麼辦?」山本問藤堂樑。 「我……」藤堂樑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還是說不知道,但現在的狀況你又不是不清楚,那個女的只是想從你身邊得到好處,得到以後,你看她的本性都露了出來,那表示她不是真心的喜歡你!所以,讓給我吧!我一定會好好對待她!」藤堂樑無言以對。自己曾經對她保證要守護著她,但是是她先對不起自己的…而且,自己真的會對她付出真心嗎? 「欸!怎樣啊?」山本問。 「也許吧!這樣對她、對我們都會比較好…」藤堂樑無奈的說。 § § § 「思嫻,我有話要跟你說!」山本走了過來。 「是樑叫你來的嗎?」即使我現在不想提到樑的事,但我還是會忍不住想起他。 「嗯…藤堂跟我說…」 「他跟你說什麼?」我心中有著一股期待。 「他說…他要把妳讓給我,因為他已經對妳感到厭煩了…」我聽了之後,心整個都碎了… 「妳如果不相信,可以去問藤堂…」沒等他說完…我馬上衝去找他… § § § 「你可以叫藤堂樑出來一下嗎?謝謝!」我急忙叫某一個男生幫我找他,過沒多久,樑走了出來…身旁跟著的是…鈴木! 「樑,我問你,你為什麼要把我讓給山本…」 「我認為,這是現在最好的辦法!」把我讓出去叫做是最好的辦法?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一個玩物?任你擺佈,不要就丟棄?……我無法相信眼前的這個事實…… § § § 回家的路上…「思嫻!怎樣?藤堂有沒有告訴妳事實?」山本突然冒出來。 「嗯…但對不起…樑…不,是藤堂樑,他雖然要把我讓給你,但…我喜歡的不是你,所以我沒辦法跟你交往…」他一聽見我這麼說馬上僅抓著我的肩膀,並大聲對我說:「不行!我不准妳拒絕我,你已經是我的了…」 「不要!放開手!你抓的好痛喔!」我極力的想反抗。 「對不起…可是…我是真心喜歡著妳…不!我愛妳…」 「你……」『我愛你』,在我耳中聽起來是多麼的刺痛,為什麼?我愛樑那麼深,他卻一句『我愛你』都不曾說過…如今我根本就不愛我眼前的這個男人,但他卻說出我最期盼的那三個字,難道從我們相遇時就是一切錯誤的開端? 「拜託妳…請妳答應我…我一定會真心對待妳…」 「我…」 「沒關係,妳先慢慢考慮,你今天也受了夠多的折磨,妳先坐著休息一下吧!我去前面的商店買杯飲料給妳喝…」他邊說邊扶著我到路旁的椅子上坐著。 「嗯…好…謝謝」接著他便往商店的方向走去。此時的我根本無法去思考那種事情,我滿腦子都被樑佔據了… 「嗨!飲料來了!」他把飲料遞給了我,我喝了一口,正想說出我的答案時,只覺得四周的景物不斷地迴轉著。隱約中可看見山本臉上出現一絲邪惡的微笑… § § § 我的頭好暈…下腹部也不斷傳來陣痛…這種痛楚使我不得不睜開眼睛…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一睜開眼睛,只看見山本赤裸著身體,坐在我旁邊。 「欸!你醒了喔!怎樣?感覺如何啊?」山本淫笑著問。突然間我發現我一絲不掛的躺在一張陌生的床上,我終於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我的眼淚開始不聽使喚的流了下來…沒想到藤堂樑把我讓給他的原因竟是如此…… 「山本峰廷!你這個惡魔!」我像發瘋似的對山本大聲吼叫。 「妳說什麼!賤女人!」山本也大聲的回了我一句。 想都沒想到他竟是這種人,我不想多說,只迅速穿好衣服,奔出門外,朝藤堂樑家走去… § § § 當我走到樑的家門口時,就看到他和鈴木遙狀似親密的在講話…我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在他面前再次流下眼淚,於是我走向前,樑一看見我,就說:「妳怎麼了啊…怎麼會衣衫不整的…」 「對啊!妳還要不要面子啊?」鈴木遙輕視的說。 我馬上打了樑一巴掌:「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說完,我便很新的轉過身走了… 鈴木遙當場錯愕,並說:「樑…你沒事吧?」但樑卻推開了她,追了上來… 「思嫻!妳等一下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樑追上來,抓住了我的手… 我用力的甩開了他,轉過身並面帶微笑的對他說:「再見了…雪地上的男孩…」此時此刻,我的眼淚也跟著流下…… 回台灣吧!離開這個傷心地…… § § § 這時的樑,不知為什麼心裡趕到無比的劇痛,他愈想愈不對,決定去找山本峰廷問個清楚…… 到了山本的住所,正要走進他房間時,卻無意間聽到兩個熟悉的聲音…那不就是…千勤和山本嗎… 「哇!真高興我們成功了!」千勤似乎很高興。 「對啊!妳表姊鈴木遙可真厲害欸!把他們騙的團團轉!」山本附和著。 「那招裝可憐的招數,可是我教她的呢!不過藤堂樑居然會相信我表姊,而不相信那個學妹…」 『原來鈴木遙她是裝出來的…那不就是我誤會思嫻了嗎?』藤堂樑心想。於是又繼續聽了下去…… 「說也奇怪,沒想到藤堂沒有行動…」山本驚訝的說。 「什麼還沒行動啊?」野口千勤好奇的問。 「就是那個小學妹竟然還是個處女,我還以為藤堂已經上過她了…不過呢!最後她的第一次還是給我了嘛~~哈哈!」山本一副得意的樣子。 聽完以後藤堂樑終於明白思嫻為什麼會衣衫不整,以及說出那番話… 於是他再也忍不住,衝了進去… 「你們這兩個爛人!」藤堂樑大吼 「樑?你怎麼會在這?」千勤嚇了一大跳。 「妳這個賤女人!」 「我…」千勤害怕的說。 「還有你!山本!我把她放心交給你,你竟然這樣對她?」 「我…藤堂…」山本極力的想辯解。 「你給我住口!」說完,藤堂樑用力的向山本揮了一拳。 這時…藤堂樑才真正明白,自己已經深深愛上了思嫻。 § § § 隔天…「織琪,我要回台灣了!今天到學校來是想跟妳道別的…」沒想到我終究還是要回台灣… 「為什麼?妳不再考慮一下嗎?」 「不了!我等一下就要走了,但在走之前,我想要先去一個我懷念的地方…」 「要我陪妳嗎?」織琪關心的問。 「不用了!妳還是待在學校吧!」 「妳會再回來嗎?」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會跟妳保持聯絡的!」 「嗯…那好吧!妳要多保重…」 「嗯!」說完,我就走了。 § § § 思嫻一走,織琪正想轉身回教室時,卻看見藤堂樑朝她跑了過來…… 「欸!麻煩妳叫一下思嫻…」藤堂樑喘呼呼的說。 「呃…她…今天就要回台灣了!」 「什麼?為什麼那麼突然?」為什麼當我明白我真正的心意時,她卻要離我而去?藤堂樑心想 「不過她說她會先在某個地方逗留一下…」 「什麼地方?」 「她沒說,只說那是她最懷念的地方…,如果你真的想留住她就趕快去找她吧!或許還來的及…」 「嗯…謝謝!」 『她會在那呢?』藤堂樑心想。於是他趕緊跑出了學校,尋找思嫻的去向… 但他找了好久,卻始終沒看見思嫻的蹤影… 天氣越來越冷,北海道開始飄下了白雪… 「雪?回憶的地方?」『你還記得一年前的冬天,我們曾碰過面嗎?當時是在一片雪地上…』、『那時你還握著我的手,跟我一起躺在雪地中……』,他忽然想到之前思嫻所說的那些話,霎時,他似乎領悟了什麼…… § § § 不知不覺中,我已走來了這片雪地… 「這裡,就是我和他第一次相遇的地方…雖然這段時間發生很多事,但如果這是與他相遇的代價,就算時間倒流,我依然還是會選擇和他相遇在這片雪地上…」 一片雪花飄落在我的臉頰上…「咦?雪?」 「思嫻!思嫻!」身後彷彿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會是他嗎?還是我的錯覺? 「思嫻!」我轉過了頭…樑? 「啊!我終於找到妳了!」樑他喘著氣說。 還沒等我開口,他就把我緊緊的擁入他懷裡…而我的眼淚,也隨著他的出現,一滴滴滑落下來… 「思嫻…我…」不等他說完,我的理智已告訴我,不能再相信眼前的這個男孩,於是我推開了他…轉過身… 「你走開,我不想再看見你…而且我已經無法回到以前了…因為我已經被山本給……」我傷心的說。即使現在的我,很想回到他懷裡… 「我不在乎!昨天我去找過了山本和野口,原來一切都是他們所計劃的。我真的很對不起妳…」 「真的嗎?」 「我希望妳能明白,當初我並不是有意要這樣對妳,只因為曾經有個女孩,跟妳一樣很喜歡雪,我和她也是在這裡相遇的,我們在一起時很愉快,我甚至天真的以為她會是我一生守護的對象,誰知道,她卻背叛了我,投向另一個男人的懷抱,於是,從此以後,我變的不願付出感情,只害怕當我一再付出真心,會……」 「會再次受到同樣的傷害嗎?那你又知道你對我的傷害有多深嗎?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都沒有改變,可是為什麼你卻離我越來越遠……當我痛苦、悲傷、難過時,你從來不在我身邊…你說過會永遠守護著我…我…」我哽咽的說。 「我會的!我一定會守護著妳!在一年前,我在雪地中遇見了妳,當時的妳,就像那個女孩一樣,使我著迷…」 「但我不是那女孩,我不想當她的影子,縱使我愛的是你…」 「不是的!我對妳是真心!我現在愛的是妳啊!」藤堂樑激動的說。 「我…我…」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對他的愛… 「不要走!和我在一起好嗎?妳還記得我們的誓言嗎?就讓我守護著妳…,好嗎?」 「我還能在相信你嗎?」 「相信我吧!我一定會實現我們的誓言…我愛妳!」 「嗯…我…我也愛你…」很久以前就想跟你說這句話,我真的真的好愛你,樑……你知道嗎?… 等我一說完,樑便將我再度擁入他的懷抱,並且深情的吻著我。在這廣大的雪地裡,我們的愛將繼續延伸下去…… 『第一次看見雪喔?』 『對呀!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雪 反正啊!我喜歡雪的程度沒人能比』 『噗!』 『你笑什麼啊?有什麼好笑的?我就是喜歡雪啊!』 『沒什麼!和我一起看雪吧…』 你願意永遠陪我看雪嗎? 我願意… 《本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