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r ⓛ♡ⓥⓔ〃
關於部落格
Happiness is a side unintentionally paying with side sincerity feelings.
Very many times, so long as believed, is happy can closely
associated.
  • 22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誓 願 玫 瑰

跟殷認識也快兩年了。 茵捉起背包,迅速地將筆記和鉛筆盒塞進包包裡。 拉上拉鍊,把背包甩上肩頭,茵連忙出了教室,小手一掌拍上殷那寬厚的背膀。 「走吧!今天上哪兒吃飯?」她仰起頭,笑視著他;殷,是她的好哥兒們。 「我剛剛問過他們,忠說圓環附近開了一家牛肉麵店,聽說很好吃。」說起吃,殷一臉單純的像個大孩子。他看著她徵求她的同意;茵,他的好哥兒們。 「太棒了,」她誇張的歡呼著,「我吃那家快餐都快吃到沒味覺了。」 正午烈日火傘高張。茵一跳,一把捉下殷頭上的帽子就往自己頭上戴。眉一皺,殷撥了撥被弄亂的黑髮,咕噥了幾句。 幾個學姊妹恰巧經過兩人身旁,端正了秀氣的笑顏,兩個酒窩像是釀著蜜,直朝著殷打招呼。臉色一改,殷倏地溫和著臉,笑笑招了招手。學姊妹滿足的離開,殷垮下笑容,拉拉自己的臉皮。笑睨著殷,茵看著她十足誇張的側臉,這就是殷。 在他們這所大學裡,殷還真算的上是風雲人物;身兼多個社團幹部,又將社團搞的有聲有色,校園裡鮮有人沒聽過他。因為殷長的俊,在女追難隔層紗的名言之下,追求她的學姊妹並不少,他跟她們約會,卻沒有一個固定的女朋友。 『我不需要女朋友,有哥兒們就夠了。』殷總是這麼說。 所以,殷依舊跟她們約會。而茵,依舊替人傳著情書。 「真是麻煩。」殷從背袋裡掏出另一頂帽子戴上。 為何他總得裝著萬人迷的笑容,好為他居高不下的人氣指數再加分呢? 「加油啦!萬人迷。」茵為殷的表情莞爾。「走吧!吃牛肉麵,我請客。」 ----------------------------------------------- 盯著桌上的玫瑰和小卡,殷知道他得好好的收下,否則茵會對他咆嘯。 『 願抽展一片綠,襯出你的嫣紅,冀求微風輕送 98 』98……第98朵了,真快。 茵滿意的看著殷收下小卡跟玫瑰,轉過身繼續收拾著東西,學期末快到了,他們得開始忙期末考的事了。 「茵,我可不可以問你問題?」殷有些期盼的望著茵白裡透紅的小臉。 「問ㄚ!」茵嫌惡的揮揮手,「你什麼時候開始這樣扭扭捏捏的。」 「送花和卡片給我的人到底是誰?」 茵神秘的一轉身,勾住殷的脖子將他拉下。「你真的想知道?」殷用力的點著頭。 「不行,我的好哥兒們,人家吩咐我千萬不能告訴你。」茵一臉故作惋惜,鬆開手,茵一臉頑皮的笑著,轉過身子繼續收拾背包。 「茵!」銘在教室外頭高喊著。 兩人同時回過頭;茵是殷,殷也是茵,同學之間總愛拿兩人的名字開玩笑。兩人疑問的看著銘,不知道他叫的是誰?? 「都一樣啦!」銘好笑的說,「一起去圖書館唸書。」 「我得先回宿舍拿書。」茵說。 「我拿筆記。」殷搔搔頭。 茵跑回宿舍房間翻著書,一會兒下樓,殷早在樓下和學姊妹說話了....他順手接過她懷中一本本厚重的書。 「你的筆記呢?」他兩手空空。 「我夾在書裡,剛剛忘記了。」殷搔搔頭,笑著。 「你記性真差耶。」茵搖搖頭,無可奈何。他常常這樣。 殷無言,掏出一頂帽子,空出一隻手替她戴上。 她不知道,他說謊時總習慣搔搔頭。 -------------------------------------------------------------------- 圖書館裡一片寧靜,書頁一頁頁的翻著。 此時的人們不能說話,卻依舊溝通著。 一張紙條遞過來,推了推茵壓在書本上的手。 隔著眼鏡,茵抬起頭離開書堆,惡狠狠的瞪著坐在她隔壁的殷。 『告訴我嘛……哥兒們』茵擰起眉,飛快的寫了幾行。 『好哥兒們,我要考試了耶!!』她再度埋首。 『茵,透漏一點嘛!!』殷不懈的又推了張紙過來。 呼了口氣,茵將所有書本推到一旁,一臉壯士斷腕的表情。 殷漾開笑容,一臉稚氣。 『別笑得那麼噁心,快問啦!!』 『妳說過,送我花的那個女孩我認識,那我們很熟嗎??』 『先生,你的時間不多了,請問些有建設性的問題...』茵翻翻白眼。 『OK!我想拜託妳告訴她,請她別再送了....』 『為什麼?』茵氣嘟嘟的迅速回問著。 『我現在不想交女朋友,妳也知道的...』殷一副可憐兮兮。 『那女生又沒說要跟你交往,她只託我送東西給你而已。』 殷盯住紙條,眼中盡是困惑:『那妳別幫她送嘛!!』 『你為什麼不要咧?別人送的你不也都是收下?』茵複雜的看著他,都98朵了。 殷沉默了好一會兒,良久,他才又將紙條遞了回來:『我很喜歡她的小卡片。』茵聞言呆楞了片刻。 『然後呢?』她將問號打的好大。 『我不能同時愛上兩個女孩...』 茵取下鼻樑上的眼鏡,揉了揉酸澀的雙眼,頓了一下,她提筆問道。 『兩個?你早已經有喜歡的人了,竟然沒有告訴我這個好哥兒們??』 直直的看著茵,殷沒有再傳任何字句。 -------------------------------------------------------------------- 學期結束隔幾天,殷一直在打電話找茵。茵一考完試就不見蹤影,他打了幾通電話卻遍尋不著。 『茵已經回家了。』她的室友這樣告訴他。 殷不明白,茵為何沒跟他說過一聲就回家,他們甚至約好她要帶他去見那個送他玫瑰花的女孩,而她卻回家了。 看著手上一張張的小卡,殷拿起第98張仔細的端詳.... 他一直覺得這一張話中有話,但是卻捉不住那個訊息;很像是明白了,卻又差了一點... 殷不懂,那女孩為何自喻為葉,卻把他這個男人比喻為花??等等……殷突然緊捉住手中的紙片。 他若是紅花,那綠葉不就是…… 房門突然被扣響,殷一驚,大手一揮不小心掃落桌面的張張小卡,舞若落花、片片相思。 「殷,茵託我替她把這個交給你。」銘端了一盆盆栽進房。 往常的單枝玫瑰換成了一盆含苞待放的玫瑰,小紙卡上一片空白,只是右下角依舊標上了數字,99。 還多了封信,信封上帶著幾筆荷綠,字跡是他所熟悉的。 『殷 : 不是第一次這樣叫你,卻可能是最後一次了...或許吧!!終於決定去動手術。從認識你之後,我開始認真的去思索這個問題,因為我有了一個必須活下去的理由。一直沒有告訴你,我的好哥兒們,在我送上第一朵玫瑰時,就決定要到美國去切除腦瘤。跟外人所看見的那個萬人迷不一樣,我總能看到你最真實的一面,所以我寧願在你身邊,當個分享你生活點滴的哥兒們,也不願做個跟你的偽笑約會的女孩。只因為你曾說過,你不需要女朋友,只要有個哥兒們就夠了。喜歡99這個數字,只因為它讓我感覺到....永恆......99,久久。這第99朵玫瑰一直沒開,或許是我在種下他的時候許了願望的原因吧!! 你聽說過嗎?如果花開了表示願望會成真喔!! 那天聽你說,你不能同時愛上兩個女孩,你會選擇她,或是這朵不開花的玫瑰呢?如果,我的願望能成真.....如果,我能活著回來....如果花不開,我們依舊當好個兒們....如果花開了,請為我高高的舉起,就像為我繫上黃絲帶一樣,好嗎? 茵 上 』 無言,殷只能呆視著散落一地的紙片和那張仍被他牢牢握在手中第98的紙片。 紅就是殷,綠──就是茵。 ----------------------------------------------------------- 微溼的掌心緊揣著,殷不安的看著入境口,只見一個個拖著疲憊身心的旅人,掛著滿足的笑容步入境內。 忠說:『茵的家人和她今天會回來,如果她的手術成功的話。』 就在這批旅人之中,殷引頸盼望,深怕一個不小心漏了那個纖細的身影,她恐怕又要厲聲責備他了。突然,他注意到一對中年夫婦一臉疲態的入境。是茵的父母,他看過他們。可是茵呢?他沒看到她.....他想快步追上他們,心想:他的好哥兒們會回來的....茵會回來的。 * * * * * * 拖著長長的影子回到宿舍,秋天的夜晚帶著絲絲沁涼。 眨眨眼,殷希望他沒看錯那個坐在宿舍外階梯上的纖細身影,她真的回來了。 茵雙手環抱著膝,微微低垂著臉蛋,瘦弱的身子僅一件單薄的短衣短褲,一年多前的及肩長髮已削成了小男生頭。她就像快被夜色淹沒了一般,他害怕她會被這片漆黑溶盡;他的手心微微顫抖,踩著再輕也不過的步伐靠近她,不願驚擾。「茵。」短短一個字卻道盡他所有的思念。 茵微抬起頭,她終於等到他了.... 我已經來這裡等了兩天了。」她的聲音細若蚊蚋,帶著濃濃的鼻音。 靠著她,殷在她身旁坐下,脫下自己的帽子替她戴上,溫熱的大手環住她,替她擋去了秋夜的涼意。 「我昨天去機場沒看見妳,又沒勇氣問你爸媽,所以出去晃晃,現在才回來。」 「我遲了一個班機才回來。」茵的聲音有些哽咽,「我怕你不會來。」 「我們是好哥兒們,妳忘了嗎?怎麼可能不去。」他寵溺的拍拍她。 「哥兒們……」茵低喃著。『玫瑰沒開嗎?』 「有個禮物送妳。」殷從背袋裡拿出一個粉綠色的紙盒。 茵勉強的給他一個笑容,是呀,至少還是哥兒們。 打開紙盒,她伸手拿出裡頭的玻璃罐,不可置信的盯了良久,她只覺得鼻頭一酸,小手緊緊擁住殷。 「你騙人……你騙人……」茵哭的駭人。 「我誰都騙,就是不騙哥兒們。」殷拍著她的背,輕聲細語的說著。 越過茵的頭頂,殷笑視著斜橫在一旁的玻璃瓶。 瓶內裝著一朵帶葉的乾燥玫瑰,和那張當初只標上99的空白小紙卡。 只是如今卡上寫著滿滿的字,滿溢著成真的希望。 『茵 : 花開了,在我遇上妳的那一刻早就開了,一直沒機會告訴妳,我的好哥兒們,我終於發現我愛上的兩個女孩,其實,是同一個。 殷 99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