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r ⓛ♡ⓥⓔ〃
關於部落格
Happiness is a side unintentionally paying with side sincerity feelings.
Very many times, so long as believed, is happy can closely
associated.
  • 2299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彩 虹 冰 沙 1

第一次遇見她,是在台南一家有名的複合式餐廳,名字叫《異人館》,這一個名字,對遠從台中來的我,有著莫名其妙的吸引力,為什麼會取這樣的名字呢?我很想知道,基於喜歡對所有事物下定義的我,將它硬解釋成〝招待外地〞  旅人的意思,因為『異人者,異鄉人是也。』 走進店裡,我發現這是一家乾淨又附有時尚的店,乳白色的牆上,掛了兩幅米羅的複製畫,所有的餐桌都以咖啡色漆成,讓人有一體成型的視覺感受,隔間櫃裡,擺放著許多流行的雜誌,燈光的顏色,恰到好處的令人溫暖。 我選了靠窗口的位子坐下來,因為我喜歡觀望街上的人們。 然後,穿著白色制服的她,悄悄的向我走來....  「請問是一個人嗎?」  「嗯......一個人。」 當我抬起頭,心跳停止了一秒,我被她的美麗嚇一跳,身體往後移了約10公分。 她穿著白色的襯衫,黑色的牛仔褲,胸前披著一件綠色的圍裙,細緻的雙手拿著menu和一隻筆。 「我嚇到你了嗎?」 她見我那出力的〝退後〞,擔心的問我。 「沒有啦,這是我的職業病,不要緊的。」 「職業病?!」 「嗯,我是從事人壽保險的工作,常常在拉保險的時候,會有阿伯大叫:你是在咒我死啊!,然後給我一記正拳,從此以後,每當有人突然靠近,我都會反射性的向後退。」 「呵呵.....」 她捂著嘴巴,笑了起來。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的笑,在一個異鄉夏日的午後。  「沒辦法,誰叫我不會說話呢。」 「嗯嗯」 她點兩下頭,拚命的忍住笑容,可是嘴角還是沾著笑意。 「沒關係,妳可以繼續笑阿,我自己也覺得很好笑。」 沒辦法,我就是愛搞怪愛捉弄人,這是天性。 她勉強的收起笑容,右手抹了一下鼻子,提起那隻筆。 「不好意思,請問你要點什麼?」 「妳的心。」 各位不要怪我,那真的只是我愛耍三八的個性使然,自己也控制不住他發病。 還好她也不以為意,笑著說: 「呵呵,這個沒賣唷!請你點菜單上的東西。」 「那妳幫我決定好了!」 「好啊,那來個本店的牛腩套餐囉!」 「嗯,麻煩妳了。」 她用很美的弧度轉身,回到櫃檯,將親選的菜單交給廚房。  雖然選了靠窗的位子,我卻沒有多往外看,眼睛不停的在她身上打轉。她正在櫃檯上,認真的調飲料,專注的神情像是酒吧裡努力的小酒保,散發著一股迷人的魅力。 白皙的膚色,搭配適中的長髮,宛如雷諾瓦畫中的女孩。 我一邊吃著牛腩飯,一邊〝不經意〞的滯留我的眼光。  這裡的牛腩飯,好吃到讓人頭昏,牛肉又Q又香,差點連舌頭都要吞進去,我用超快的速度,把它給解決掉。 餐後,我也不急著離開,從公事包裡,拿出剛才在7-11買的台南市地圖,尋找客戶們的地址,一一用紅筆劃上圈圈,好讓我可以方便去拜訪。  台南市這個地方,說大不大,說小卻一點也不小。客戶們的地址好像故意為難  我般的分散,在地圖上排開的點,有如夜空上的獵戶座。  正當我在心裡頭怒罵觀星圖的時候,我又被她嚇了一跳。  「先生,你的飲料。」  她放了一杯彩色的冰砂在桌上,這次我退了約5公分。  「對不起,你又被我嚇著了嗎?」她揚起眉角自責的問。  「沒有,只是我沒點這個彩色冰砂啊?」我說。  「不不,這杯叫『彩虹冰砂』,免費的。」她邊說邊在我對面的位子上坐下來。  「真的嗎?」  老實說〝免費〞是我最喜歡的兩個字。  只要超市和百貨公司打出免費試吃,免費試用的宣傳,你就可以在那看到我的  身影,因為運氣好一點的話,也許能夠飽餐一頓或得到一些戰利品。  你不要說我貝戈戈,我只是一個窮上班族,除了墊底的業績之外,還有貸款中  冷氣又故障的中古豐田可樂那,以及明明歌誦『We are family』 卻又一點都  不疼惜家人的房貸。  所以你知道了吧?  我是個沒什麼摳摳,但掙扎上進的青年。  「當然是真的囉!而且這是店裡的新飲料,你將會是第一個喝過的人。」  「等等,你的意思是說,我是白老鼠囉?」我驚訝的說。  這你可不能說我難伺候。做保險的人都知道,現代人幾乎每一天都是冒著風險在生活的,什麼時候會出事誰都不曉得,要是喝下這杯五顏六色的冰砂後便撒手人間,除了我老媽賺了一筆保險費之外,國家可能會因為痛失英才而難過的,所以凡事都得小心謹慎為是才好。  但隨後,我便後悔說出自己是白老鼠了,因為她清澈的眼睛裡,透出了失望的神情。  好吧!所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我喝便是。  「你先別生氣,仔細看看這七種顏色,這些都是一些普通的水果或飲料,只不過是一層層的疊起來,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她解釋。  我仔細一看,果然是依照著彩虹的顏色,紅澄黃綠依序的疊起來,而且每層的高度都一樣。不過雖然名字好聽的叫彩虹,我瞧起來卻有點像熱帶雨林裡的毒蛇,如果有如人們說的,視覺影響味覺,那麼這一杯........  當然我是不能這麼的對她說。  「紅色的部分是西瓜囉?」我試著問。  「聰明。黃色是香蕉,橙色是柳橙而綠色是情人果。」  她開心解釋的模樣,讓我覺得她可以上料理東西軍。  「那藍色和紫色呢?」  「你問到重點了。藍色是我特調的酒冰砂,叫蔚藍海岸,而紫色也是特調的薰衣草,叫紫色夢幻。」她驕傲的說。  好了各位,這一杯裡面加了西瓜香蕉柳橙情人果酒精和薰衣草喔,要是你,你  真的敢喝嗎?  可是我準備要喝了,人生總得做些瘋狂的事。順勢拿起吸管準備插進杯子裡。  「等一下,有很重要的步驟忘記告訴你,你要一層一層的喝喔,不能將它全部攪混在一起,你總沒見過混合的彩虹吧!」  「好,我知道。」  正合我意,因為這些東西全部混在一起,只有災難可以形容。  「嗯,你選個喜歡的顏色先喝吧!」  於是我輕輕的將吸管插入,先吸起藍色的部分。(因為我想先讓自己喝醉)  她見我先喝藍色,臉上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接著,我便一層一層的喝完,那味道我實在很難形容,就像吃披薩配豆漿,吃  義大利麵配青草茶的感覺。如果你還是不知道的話,那我也沒辦法了,總之,  就是奇怪的味道,奇怪的讓我想起皮箱裡的胃片。  「好喝嗎?」她問。  「嗯,好喝。」  是的,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右手微微的遮住左胸。  她笑了,空氣也因為她的笑容而跳躍起來,而我被那笑懾服了。  「妳在這陪我那麼久,沒關係嗎?」我問。  「沒關係啊!不過,我也差不多該回去整理桌子了。」  「嗯,我也差不多要去拜訪客戶了。」  接下來為了怕氣氛變得尷尬,或我要她的電話號碼,所以我瀟灑的走向櫃檯結帳,不過看到那帳單還真瀟灑不起來。  我筆直的走出店門口,強迫自己不要回頭看她,因為像這樣漂亮的女生一定名  花有主,不容我眷戀。 其實我真的很想認識她,甚至想與她約會,只不過柪不自己的彆扭個性,而且也害怕被拒絕。  緩緩的走向我的可樂那,影子就像被採到尾巴似的拉的好長,黃昏的台南市,  突然的憂愁起來。              《待續》 在見過她之後的連續兩天裡,我依舊繼續著,掙扎但上進的生活。 我被公司從台中調到台南出差一星期,住在公司附屬那亂的可怕的單身宿舍, 裡頭有即將癱瘓的電風扇,螢幕會跳舞的電視機,缺角的書桌和永遠沒辦法定 溫的熱水器,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骯髒的牆上貼了一張對你微笑的酒井法子。  先說說我為什麼會被調來出差好了。  大體上而言,我還算是一個忠厚老實的人,而忠厚老實,卻偏偏又是做保險人員的一大禁忌。 舉例來說吧!當公司出了一款新的癌症險,而客戶問我要如何申請理賠時,我會老實的說,『最好等到癌症末期,因為初期領的錢可能只夠付掛號費。』  又如意外險好了,客戶若問我,萬一我的手斷了一隻,能夠得到多少理賠呢?  那麼我會說,『再斷一隻可能比較夠養老。』  好吧!陌生人的生意做不到,但自己的親朋好友總該行了吧?  但事情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到朋友的家裡拜訪,朋友可能會吆喝自己的妻子倒茶水,趕快做飯,跟你話說當年的高中糗事,但只要我一拿出保險單,朋友話風一轉,馬上會對你訴苦他的生意失敗,這幾年景氣不好,吃了很多苦之類的事情,我也只好無可奈何的收起保險單,順便還得為他加油打氣,雖然他家可能是我家的10倍大,又用  BMW320載我回家。  因此,理所當然的,業績成為全公司最低,而且是低到不能再低。  所以主管把我叫到辦公室唸了幾句,最後決定先派我到台南出差一週,幫分部  拼點業績,順便挑戰一下自己的能力,雖然我認為只是雪上加霜,可是卻也不  得不來,因為出差總比丟掉飯碗好吧。  那來到台南之後,有發生什麼好事嗎?  沒有,連個影子都沒有。  一樣的被客戶拒絕,一樣的被趕到門外,一樣的浪費手機錢。 心情非常糟,漫無目的的在台南市街頭亂逛,無聊的浪費汽油,(反正是報公帳),也順便仔細的瞧瞧台南這個文化古都。  嘴邊哼著電台撥放的老歌,雙手啪打著方向盤,悠閒的享受夏日午後。  就在這時候,我想起了上次那位女服務生,和那杯熱帶雨林裡的毒蛇冰。  結果〝很巧的〞,車子剛好來到了《異人館》的門口。  當下我也沒考慮的太多,直接了當的下車,快步走進店裡。  也許我思念著她的笑容,在這個陌生寂寞的都市裡。  我想見她。  自動門輕盈的移開,冷氣的涼風與排列整齊的餐桌,襲向我的面前,店裡的裝飾還是跟兩天前一樣,不過這當然是廢話,有哪一家店會每兩天換一次裝潢呢?就算真的有,也只有消耗資金面臨倒閉的命運吧。  我和上次一樣,先環顧店裡一圈,只是這一次不是欣賞擺飾,而是尋找她身影。店裡有兩個服務生,比上次少了一個,她們服裝也和我上次見的一樣,白色襯衫搭配黑色牛仔褲,胸前披著綠色的圍裙,不過這當然又是廢話,服務生可不能穿無尾熊裝或穿什麼小白兔裝吧!好吧,也許有,但那也只限於裝有混濁霓虹燈管的店,在一般的餐廳來說,那是不可能這樣的。  總之,就是什麼都和上次一樣,唯獨少了〝她〞。  奇怪?!我今天來的時間和上次差不多啊,難道她今天剛好休假嗎?  還是她想躲著我呢?  這當然又是我的個性彆扭使然,胡亂的陷入自己的妄想世界裡。  只不過,要思考事情,也得看場地。因為我現在在人家的店裡。  「請問是一個人嗎?」  我尷尬的往聲音方向望去。她是一個嬌小的女孩,長得也還算可愛,可惜我比  較懷念上次這一句話的聲音。 「ㄜ~~我要找人。」  「找人?!誰啊?」她說。  這時候我心裡頭發出〝碰〞的聲響。  是的,我不知道她的名字,老實說,也不知道如何去形容她,她很美,也很漂亮,可是我記不得她的眼睛長的如何,或她的鼻子,嘴巴的模樣,髮型完全忘記了。當然她如果出現在我面前我還是認得出來,但要單一的形容,卻覺得無比的困難,想由服裝上著手,卻也是行不通,因為那天她穿的是跟她們一樣的制服,無法分辨。好吧,我放棄了,試著能讓這位嬌小的女孩了解好了。  「嗯..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不過她在妳們這裡上班,人長的很美,頭髮大概到這裡。」我試著說。  我用手比了一下自己的肩膀,這是我唯一形容得出來的東西。  「很美?!」她睜大眼睛。  「就是很漂亮,很有氣質,很動人,很性感之類,我形容不出來,總之就是這樣的女生。」我解釋。  總不能說出『沉魚落雁』,『國色天香』這一類的話吧。  「很性感?!」  她的臉上露出敵意,瞇起左眼。似乎在對我說:『你這色狼!』  還想繼續解釋,一隻手卻由後方突然的放在我的肩膀上。  「謝謝你這麼稱讚我啊!」  一陣冷麻由腰部直攻上背。  真是尷尬的要命,轉頭一看,沒錯!果然是〝她〞。                《待續》 她的臉上透露著得意的笑容,驕傲卻略帶可愛的輕抬起下巴。我則尷尬害羞的微低著頭,好像她的個子還比我高似的。  「呵,我就知道你會再來。」她說。  那神氣甜美的模樣,實在是筆墨難以描繪。  我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再開車來到這裡,因為令我眷戀的,現在就在我的眼前。原想說句話來反駁她,胸口卻被她吸引的使不出力,只能保持安靜。  「好,請問要點些什麼呢?」  在我有些無奈的坐下來後,她問著我。  「都好,只要不是上次的彩色冰砂,其他都行。」我故意說。  這個時候,那位矮小的女孩突然的笑出聲,不過隨後就被她白了一眼,然後安靜的走回櫃檯。看來這傢伙也許是女無賴,我想。  「那叫〝彩虹冰砂〞,而且是人家辛苦調很久才調出來的ㄟ,你竟然這麼討厭,我...我....」她說著說著竟然紅了眼框。  這可真是嚇到我了,只好趕緊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我開玩笑的,其實很好喝,真的。」  我頭低的都快連上桌面,哪裡知道她馬上破涕為笑,伸手摸摸我的頭,就像撫摸小狗那般。  「乖,知道錯就好,你的百香綠茶馬上到。」  我氣的都快暈倒,她卻迅速的轉身走向櫃檯。  呼~~哪有這種服務生啊!而且,誰要喝百香綠茶哪種甜死人的東西啊! 雖然生氣,我還是偷偷的欣賞她搖飲料的姿勢,那潔白領口與白皙的脖子,以及晃動搖曳的長髮,散發著獨特的光芒,有好久好久的時間,我無法從那之中醒來。  約五分鐘後,她如之前那般,放了飲料在桌上,然後在我對面的位子上坐下來,這時候我才發覺,我們坐的桌位和上次一樣。  「你不是本地人,對吧?」她問。  「妳怎麼會知道!」  我有點驚訝。  「嗯~~該如何說呢?你身上沒有台南人的那種閒意,無法與這個地方融合的尷尬氣氛,還停留在你身上。」  「咦,有那麼明顯嗎?」  我張望了自己一下,倒也瞧不出什麼破綻。  「算了,那不重要,你今天是來找我的吧?」  「是啊。」我誠實的說。  「可是我在生你的氣。」  「因為冰砂的事嗎?」  「不是,你上次來的時候,你記不記得我們也是像這樣坐著聊天。」 「記得啊?!」  「那你記得你走的時候走的多快嗎?我在後面叫你.你也沒理我,好像把我當空氣一樣,這麼不想和我交朋友嗎?」她激動著說。  糟糕,我想我應該要去檢查聽力,那天我真的什麼也沒聽到,也許是因為我在想事情吧。但我要如何道歉,也無從下手。  「對不起,我真的沒聽見你的聲音,而且我認為像妳這麼漂亮的女孩,一定有男朋友,再加上我是一個外地人,沒理由那麼輕易的邀妳當朋友。」  「這不是理由,人家《美國情緣》裡的女主角,至少也在舊書上寫下姓名和電話號碼,而你卻什麼也沒做,拍拍屁股就想走人,那麼的過分。」 我啞口無言了。  完全想不到她是這麼在意我,胸口燃起灼熱,狠狠痛了一下。  「我想你大概也不知道,那個〝彩虹冰砂〞是我特意拿給你的,而且你第一個喝的是藍色,記得嗎?從那個時候,我就認定是你了。」  「喝藍色代表什麼嗎?」我問。  「代表堅定與永恆。」  「妳不覺得妳賭太大了嗎?我想會喝藍色的人很多唷。」  「但會讓我做冰砂的,只有你。」  如果讓她知道我喝藍色的原意,她一定會很難過。就算我個性再怎麼彆扭無知我也懂現在的氣氛,人的一生之中能夠遇到幾個這樣的女孩,那機率我很清楚,她絕對不是那種錯過之後還會遇上的,於是,我試著放鬆自己,提起精神。  「妳喜歡我嗎?」我問。  空氣裡的聲音,迅速凝結。那杯百香綠茶表面的水氣,安靜的下滑在桌面上。  她的臉輕透著閃耀的光亮,征征的望著我,接著輕細巧妙的微笑起來,張開了  嘴唇準備要說話。  B.B.B.B~~~~~~!!!  偏偏在這種時候,手機就是會響。  我無奈的接起電話,結果,一連串的話像鞭炮一樣接踵而來。  『X的,你是死啦!叫你幾點要去找陳先生,你現在在哪裡,怎麼,台中來的比較大條啊!小心被炒魷魚我告訴你。』  不用說也能了解這是誰了吧,我跟他道歉,並且由夢幻中清醒,準備要離開時,她還坐在我的對面,冷靜的看著我,這又讓我難以脫身了。  我多想,多想待在她的身邊,傾聽她訴說所有的事情,但我現在不行,我還是得回到那沒成績的商場上去,只不過這次,我不願再做一個惹人生氣的人。  我伸手輕握著她的手,感覺那溫度。然後拿起她手中的筆,也學《美國情緣》裡男主角,在一張千元鈔票上寫上我的姓名和電話號碼,她看了之後,噗哧的笑出來,眼框卻濕了。  『等我。』  我拋下這句話後,快步的離開。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