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r ⓛ♡ⓥⓔ〃
關於部落格
Happiness is a side unintentionally paying with side sincerity feelings.
Very many times, so long as believed, is happy can closely
associated.
  • 22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彩 虹 冰 沙2

寫在千元大洋上,真的很痛。 辛苦的趕到客戶那邊,揮霍了三個多小時的口水,耗盡各種技巧,各種方法,卻還是無可奈何的,被撤徹底底的拒絕,吃了個閉門羹。  也許我該換工作了吧!我想。  為了挽救一蹶不振的心情,我在台南市市區停好我的可樂那,隨後便下車步行,希望能轉換一下情緒,再度振奮起自己的精神。  也許我下車的地點不大對吧。在台南火車站前方,我並沒有瞧見任何可以勾起我閒晃慾望的地點,新光三越,唱片行,台南大飯店..等,個個都令人覺得無趣。  無路可走,只好孤坐在弧形的公車候車站,發呆的望著火車站前的圓環,這時突然覺得它不會噴水,倒是有些可惜。  坐約10分鐘後,後方出了一個聲音。  「少年ㄟ,快沒公車了,要不要坐計程車啊!」  我回頭看了一下,原來是一個中年的計程車司機,我想告訴他不用了,況且我自己也有車,但就是說不出來,身體似乎使不上力氣,只能淡淡的搖頭。  司機的表情露出遺憾的味道,而我也依循著那感覺轉回過身。  突然間,一個畫面有如迅速的殘影,飛逝過我的面前,那似乎是一個重要的形體。  定神去看,是〝她〞,又是〝她〞。  那位令人傾心的服務生。  她騎著一輛復古的咖啡色偉仕牌機車,身上依舊穿著那身黑白工作服,只不過少了圍裙,頭上頂著時髦的防風安全帽,琥珀色的太陽眼鏡,和咖啡色的口罩,就這樣悄悄的從我面前飄過去。  當下我沒考慮太多,拔腿便追了過去,想叫她卻偏偏還是不知道她的名字,只好在後面拼命的跑,因為車子停放太遠,現在有些後悔。  自從服完兵役後,我有兩年的時間從來沒有運動過,體力早已是〝零〞的境界,要我立刻與摩托車賽跑,實在是一件很殘忍的事情,但殘忍歸殘忍,我還是沒有追上她。她在我完全跑不動的時候,轉進了台南大飯店的路口,等我跟上時,她跟摩托車一起消失了,馬路上依舊鼎沸喧囂,行人也逕自奔忙的走著,只不過她不見了,既不在路上,也不在路邊。這真正的讓我想起一句成語,叫做:『曇花一現。』  精神回復後,我察覺自己已經走到了《小騎士》的門口。  這家《小騎士》在台南飯店的旁邊,比一般的店還寬一些,總共有兩個樓層,  對面還有一個大型的郵局,最重要的,它好像附著某個人的年輕回憶似的存在著。我跑的汗流浹背,濡濕內衣時,門口襲來的冷氣十分窩心,毫不猶豫的,  我走進了店裡。  點了一杯可樂,依舊坐在靠窗口的位子,這是我的個人嗜好。行人們就在我的前方游來游去,雖然這裡的氣氛沒《異人館》好,但以視野來說,倒是個不錯的地方。  展在面前的畫面,有某種決定性的東西,正在敲擊我的腦子,我上緊自己的發條,尋找那關鍵點,非常仔細的想著,於是,我找出來了,模糊的景色轉成清晰的影像。對面的郵局門口,停著一輛咖啡色的偉仕牌。她或許正在郵局裡。  我又衝了出去,正要殺進郵局裡時,手機B.B.B.B的響了。 「ㄨㄟˊ...」  「我在二樓。」她說。  轉頭看,她在《小騎士》的二樓窗邊,揮舞著她的手。  原來不在郵局啊!我想。  「你應該要感謝我身上還帶著那張一千元,知道電話號碼打給你,不然你可能會一直錯過我,就像《美國情緣》那樣。」  在我坐定位後,她說著。  我不明情況,因為下午離開時她的心情還不錯,怎麼會一到傍晚便要找人出氣的感覺。  「妳剛才就看到我了吧,為什麼沒叫我呢?」  「你很粗心你知道嗎?」她說。  「為什麼?」  「你寫在千元鈔票上,那張鈔票我敢用嗎?所以今天的百香綠茶是我付的。」  「妳可以先抄下來再付啊,都還有小費哩!」  (而且是很多的小費。)  「那是你寫的,我捨不得花,反正...是你的錯就對了。」  「好好,那下次我請回來好不好。」 「一言為定。」她說。  隨後便笑了,我總覺得她的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就像夏日午後的天空。  「今天的那個工作,順利嗎?」她問。  「還好。」  我實在說不出〝很慘〞這兩個字,大概是男性自尊的關係吧!  「那好,我要開始問一連串關於你的問題囉。」  「嗯,問吧!」  「你幾歲?住哪裡?什麼星座?血型?興趣?有幾個兄弟姊妹?有..」  「等等..你在身家調查啊!一次問太多了啦!我先一項項回答妳可以嗎?」  「好,但是你得說清楚,不准說謊,不然你就死定了。」  呼~~的確不是一個簡單的女孩,額頭冒了幾滴冷汗。  「我今年23歲,台中人,巨蟹座,A型,平常的興趣是題詩作畫,關懷社會,以及各種球類運動。」  這讓我想起高中時的自我介紹,又呆又不真實,就像某種無趣的公式。  「台中!好遠喔!」  雖然她這麼說,我總覺得她好像早已知道我的事,眼神露出熟悉的味道。  「的確不近,大約130公里。」我說。  她輕偏著頭,手裡轉動著鑰匙圈,看來腦子裡正轉動著自己的小世界。接著,似乎已經找到某個答案似的對著我微笑。  「是130公里會讓人失去記憶?還是10年的歲月代表遺忘?」  我完全抓不到她這句話的方向,老實說,我連這句話到底是問句還是直述句都沒概念。然而她見了我狐疑的表情,卻逐漸的收起微笑,眼神變成很深很深的顏色。那是一個悲傷的顏色,我知道。 我沒有回答她任何話,只是安靜的存在著。  她拿出那張下午我寫下姓名電話的鈔票,在另外一面寫上了字,她拿可樂杯檔著,不讓我看見她寫什麼。寫完後,她拉著我的手,一起跑出了《小騎士》, 她的手比想像中的還要細緻光滑,好像一不小心就會溜掉的感覺,跑到對面的郵局後,她停了下來,用那張鈔票向在賣彩卷的阿伯買了一張刮刮樂,然後遞了給我。 「嗯,這張給你。」 「我要這作什麼?!妳為什麼要把那鈔票用掉?你不是很喜歡它嗎?」  其實我並非生氣,只是相當的訝異,無法理解她的行為。  「你看也知道啊!我在學《美國情緣》呀,我在背面寫上我的姓名電話,等你找到了之後,就可以聯絡我。」 「我不懂,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事,我是真心的喜歡妳,為什麼要這麼作,我管你美國還是英國情緣,現在接受我有那麼困難嗎?」  我有點沉不住氣。  「你冷靜一點,我今天絕對有足夠的理由生氣,你的電話我有記下來,等我願意原諒你的時候,我會打給你。」  她頭也不回的便跨上機車,深深嘆了一口氣,而我的心此刻卻難過的糾結著,我到底在什麼地方辜負了她,惹了她生氣,一點也想不起來。  「你還是沒想起來嗎?」  她使著一付看破的表情,無奈的搖著頭。然後突然的伸手抓起自己的頭髮,捏出一個馬尾的形狀,翻了自己的側面給我瞧仔細,接著戴上一副黑色的塑膠框眼鏡。  我的喉嚨感到一陣茫然的乾渴,那不是美麗而已了,那模樣變成了熟悉,繼續延伸成了記憶。  我什麼都想起來了,〝她〞是我的國中同學,該死的是我竟然一直沒想起來,就像被槍擊那樣,完全無法自己思考,她的確就是她,只不過打扮起來了,只不過長大了,但那些基本的東西,還仍然殘留在她身上,我應該要更早發現才是,要命,我想。  一切都太遲了,她已經騎著偉仕牌離開了,眼框還泛紅著,只能等明天到《異人館》再向她道歉了。  希望她會原諒我。                 《待續》 中午,我攤躺在員工宿舍的床上,回想自從來到台南後,發生的所有事情,然而,幾乎所有的事情,都是以她為中心的轉著。  牆上的酒井法子,開心的對著我微笑,而我也癡癡的回她笑容,這樣僵持了約5分鐘之後,為了怕自己〝起笑〞,只好停止這種無意義的舉動。 昨晚,在她離開之後,天空突然的陰鬱起來,奔忙的人潮也讓我覺得擁擠,車子發出的引擎聲,頓時倍覺刺耳難受,緩慢的步向我的可樂那,心情無比的沉重。理所當然的應該要沉重。  她,是我的國中同學。 我竟然花了那麼久的時間才想起來,她卻因為我那愚蠢的失憶症,而生氣了。  她會這麼生氣,我可以體會,但是我這一邊的情形,她大概無法理解我為什麼會忘記吧! 循著記憶的軌跡,以及她昨晚展現給我看的馬尾和黑框塑膠眼鏡,國中時的她漸漸的鮮活了起來。  我和她可以說是所謂的青梅竹馬,她家和我家的距離就像嘴唇和鼻子一樣的近,我們相約上學,放學,一起走過地下道和天橋,每天都有說不完的話,向那樣肩並肩的走著,不管路途多遠,都不會累。 雖然她跟我並不在同一班,但我們卻比同班同學還要接近,幾乎每天相處在一 起,因此,很自然的談起戀愛,很自然的開始在乎彼此的感受。  當然,那時打打鬧鬧的感情,並不是多深刻的戀愛,但卻是一個最純真的心,也許是因為出了社會之後,遭遇了太多事情,所以才會輕易的忘記了她吧。  待在房子裡再怎麼想也不是辦法,於是強迫自己起站起身,再度驅車前往《異人館》。 她不在店裡,我四周觀望了好一陣子,沒見著她的身影,不過那位矮小的女孩  倒還在,於是我鼓起勇氣的問她。  「請問一下,那個...」  沒想到我話還沒說完,她就搶了接下去。  「我知道,你要找那位很〝美麗〞很〝動人〞,又很〝性感〞的女孩,對不對?」  「嗯,嗯。」  真是的,我可是公司裡有名的純情男,跟女孩子說話都會臉紅的哩,竟然這麼 直接。  「她已經辭職囉,昨天是她最後一天上班,今天早上來拿了一些東西後就回去了。」  什麼?!完了完了,這下子我應該怎麼辦才好啊?  「那你知道她住哪裡嗎?還是妳有她電話,我急著要找她。」我問。  「對不起,我跟她不是很熟識,沒有她的資料可以給妳,不過...」  她拿著一個土色的厚信封,在她手上晃了幾下。  「這個好像是她要留給你的。」  我開心的要伸手過去拿,沒想到她突然的收手。  「要說什麼啊?」她得意的說。  哇咧!這年頭乖巧的小女人都躲到森林裡去了啊?怎麼到處都是任性的女生啊!《我的野蠻女友》應該要禁撥,我要打電話去新聞局抗議。  不過話說回來,那信封已經是我有她的唯一資料,我是非拿到不可了,偶而當小狗還不至於,破壞大男人的光輝才是。  「謝謝。」  「不夠,不夠,還得加個稱呼才行!」  天啊!別太得寸進尺行不行,我已經很容忍了ㄟ。 「謝謝妳,大姐啊。」 「大姐?!我怎麼看也比你年輕,不行換一個。」 我真的有想扁人的衝動。  「好好,這位年輕的妹妹,非常的感謝您,請問可以給我了嗎?」  終於,她遞了那封信給我,不過還是加了一句。  「加個美麗的話,會更好。」  我都氣的快噴火,竟然還火上加油。  「我真搞不懂你哪裡好,讓她這麼迷戀你,早上她走的時候,眼睛還腫腫的哩。」  我鼻頭微酸,世界突然天旋地轉了起來。  「那她還有說什麼嗎?」我問。  「她說你很呆,簡直是豬頭!」  「什麼?!」  「沒有,那是我說的。」  銬,別在整我了行不行啊!  「求妳告訴我吧!」  「好啦,她要我轉告你,不要試著去找她,有緣一定會再見面。」  有緣?這是什麼意思?難道真的要我找出那張千元鈔票嗎?  我拿了信,向她做一個95度的鞠躬,乾脆的離開,因為再跟她談下去,我很怕自己會失控。於是帶了信,準備回到車上閱讀。  坐上我的豐田可樂那,深吐了一口氣,然後輕輕的拆開土色的信,首先看見的,是一張已經潮濕泛黃的相片,和一頁信紙,用藍色的迴紋針夾著,信紙飄出淡淡的花香,信封的底部,還有一顆石頭。 看到那張相片,我笑了,那是國中時候的我們,她坐在學校的涼亭裡,而我則跪在地板上,做出求婚的動作,她的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戴著黑色的眼鏡,  長髮扎了馬尾,跟現在的她比起來略為遜色了一點。 相片的背後,竟然還有我當初寫給她的詩,詩名叫彩虹,國中生寫的東西,果然相當膚淺。 為了尋覓妳美麗的蹤跡,我願翻越過,  每一座城市與高塔,每一個鄉村與山巒,  無論妳留下多細微的線索,我願低頭俯拾, 拼湊那顏色的片段,組合那記憶的拼圖, 等那七色的淡光,一彎彎的浮現, 即使觸摸不及,也是幸福, 雖然未知妳再現的地方,但我依然會, 持續的尋找著,持續的愛著, 只要有妳在, I'll be there.  接下來,便是信的內容。      給親愛的你      對不起,我知道自己很任性,其實只要在你第一次來店裡時      ,就告訴你我的身分,也許我們會相處的更融洽吧!      但是,我真的很難過,當我以你當初給我的詩為名,做了那      杯彩虹冰砂的時候,你不僅沒有想到,反而露出厭惡的表情      ,你知道那個時候的我有多難過嗎?當你選擇先喝蔚藍海岸      時,我又是那麼開心了一下,原本打算揭開我的謎底,哪裡      知道你卻飛快的離開店裡,逕自留下思緒混亂的我,接下來      的碰面,你還是沒有認出我來,一切的一切都那麼的令我心      碎,你能告訴我,這10年來我思念的到底是為了什麼?我      的感情又是為了什麼?所以很抱歉,我選擇了離別,我要去 追求自己的夢想了。而這一次,將是真正的離開了。請你無論如何都別再試著找我了。      還記得國中時,我突然決定轉學的時候嗎?      你一句話也沒說,也沒問我轉到哪裡,只送了這顆石頭給我,上面寫著:      『只要它不會腐爛,我就還愛著妳。』      到了台南的我,每天都想著這句話。      這段話曾經讓我感動,如今卻讓我流淚。      現在我把它還給你,因為我已經不想再被回億綁住。而且,你真的是石頭。      再見。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愛情小說裡,大家老是喜歡用心痛這個字眼。  因為當你真的為愛受傷時,那真的好痛,就像針刺那般的痛,一直以為自己已  不會再為情悲傷,為愛流淚,可是我卻不爭氣的哭了,眼淚低在那十年心酸的  石頭上,我好恨自己, 好恨,好恨。  我替石頭擦乾了眼淚,緊緊的握住它,想起國中時的我,那尷尬彆扭的個性,  訝異著自己竟從來沒有成長。 再看著那首《彩虹》,察覺自己一定在那時候看多了瓊瑤的小說,卻偏偏是個  忘恩負義的薄情男子,但我不想再軟弱,也不想再一次的失去她了。  『沒關係,我們一定會找回她的。』我對著石頭說著。  因為她是我們的彩虹呀。               《待續》 事情已經過了一年多了,我依然沒有得到她的任何音訊,她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消失在我的世界裡。  那顆石頭就放在我的可樂那上,每次等紅燈的時候,我都會習慣性的伸手撫摸它,一直到喇叭聲在後方轟然而起為止。有一次還差點被開罰單,只是當警察走到我車旁時,看見我臉上的淚水,便識相的離開了。  回到台中之後,我一直想著她,沒有辦法停止的想她。  每一個月我都會再到台南一次,漫無目的開車到處亂晃。《異人館》裡的擺飾也已經大幅度的改變,由原來一體成型的咖啡色系,換成乳白色的沙發椅,和黑色反光的桌子,氣氛變得比以前還具有現代的時尚感。  但,她不在了,彩虹冰砂也不在了,就連那位矮小且脾氣暴躁的女孩也消失了,整間店裡找不到任何熟悉的感覺,我的回憶,似乎也沒有地方擺放了。  每次只要手上拿到了千元鈔票,我都會仔細的翻閱,甚至連微小的油墨痕跡,我也會認真的看,而且就連提款機出來的鈔票,我也沒放過,依舊一一的對著,只是結果就像兒時的存錢桶,毫無所獲。 於是,我不得不去承認,我失去她了。  好,幾乎所有的故事進行到這裡,男主角都會突然的改變,一年後可能會突然的事業成功,變成一長串稱呼的什麼經理,或創業十分順利成了某少董上了商業週刊的封面,再不然就整形成功走上了演藝圈,從此大紅大紫片約不斷,更 誇張的,可能會中了公益彩卷,一夕之間變成億萬富翁。  成功之後,就會覺得心靈空虛,因此老是喜歡在黃昏的公園枯坐著,回想與女主角的往日甜蜜,結果忽然之間,女主角竟出現在噴水池的對面,兩人隔著噴泉深情的凝視對方,於是男主角大步的衝上前,緊緊的摟住女主角,然後大聲 的說出:『我愛妳』,接著兩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讀者們看了感動,也衝進書店買了這個故事,於是皆大歡喜的收場。  很可惜的,這沒發生在我身上。  這一年,我依然是個業績墊底,薪水微薄的保險從業員,房貸逼的我可能盡快生個孩子來還,而跟我相依為命的可樂那,冷氣依然偶而會故障,或明明是在聽FM的廣播,撥的卻是AM的歌,什麼稱的上好的事情,都沒發生在我的身上。我依然是一個,掙扎上進,卻沒什麼摳摳的青年。  不過我相信,事業上雖然沒有好的表現,至少感情也得順利。  各位擁有和我同樣遭遇的同胞們,請別灰心,上天一定會在某個時候,悄悄的拉你一把,就像我一樣。  是的,事情過了一年又三個多月後,有了天大的轉機。  某天的凌晨3點,我接到了一通奇怪的電話,而且對方劈頭就罵。  「你是想交女朋友想瘋啦!連鈔票也在留電話,你以為這樣很浪漫啊!」  在這種時間打來的,老實說,我回的第一句一定是髒話,因為我習慣晚睡,凌晨3點剛好是我正楚於最深沉的睡眠狀態,於是在迷迷濛蒙之間,我說了大家耳熟能詳的三字真經,對方也〝啪〞的掛上電話,然後我繼續攤躺在床上。  但,很快我就又夙醒了,立刻理解了那通電話的重要性。                『鈔票』   我查了手機上的已接來電,保佑對方顯示他的號碼,還好,那上面還留著對方的號碼,我很快的撥了回去。  「ㄨㄟˊ.....」 對方的聲音宏亮,但想起剛才打來的內容,我想也不是善類。  「嗯,對不起打擾您,請問您是如何知道我的電話號碼?」我故作客氣的問。  「還不是你自以為浪漫的寫在一千塊的鈔票上,我看了有趣阿就打打看,怎麼,不爽啊!」  他說話的腔調混著濃厚的台灣國語,不過那已經完全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是那張紙幣已經找到了。  「沒有,這位大哥,剛才是我冒犯了您,可不可以請您看看鈔票的對面,有沒有另一支電話。」 「喔,等等,我看看ㄏㄚˋ。」 看來方才的馬屁起了作用,我就快能再見到她了。  「沒有ㄋㄟ,只有一行字而已唷,沒有什麼電話ㄟ。」他說。 什麼?!沒有電話。  「好好,那上面寫著什麼?」我焦急的問。  「店名,彩虹,沒有了。」  「等等,你是說茶店的店嗎?」  「ㄉ一ㄡ.阿。」  他的台灣國語越來越嚴重了。  「那可不可以請你寄那張鈔票給我呢?」  「蝦米啊!寄錢給你唷,阿哇又不是空ㄟ說。」  我想不用再猜測了,他一定是鄉下人,看來只有一招可以解決了。  「不是免費寄給我,我用一萬塊跟你買。」  我想之後就不必多解釋了,他開心的抄下地址後,便決心要寄給我,還拼命的要我守信,我也相當乾脆的答應他。  接下來,只要等鈔票到手,就可以開心的去找她了。 你知道當初她寫下『店名,彩虹』的意思嗎?  我想我大概知道。  其實很簡單,我想她應該不是怕被騷擾而不願寫下電話號碼,我猜她的意思是,她會開一家店,名字會叫彩虹,因為我知道這一直是她的夢想。  那要怎麼找呢?  這也很簡單,只要打電話問問台南市有沒有一家叫彩虹的店,再詢問其地址就行了。  然而事實也證明,我的想法是正確的,我輕鬆的要到了地址。  得到了正確的資訊之後,我到百貨公司買一套像樣的西裝,再學日劇裡面的男主角,用3個月的薪水買了一個戒指,(當然我3個月的薪水也沒多少錢),準備到台南向她求婚。  那張鈔票,我過了五天才收到,因為,信是遠從金門寄來的,這也在在的證明了,金錢是會流通的。  那是一個晴朗的夏日午後,就像一年前那樣。  車子的冷氣會冷了,聽FM也可以正確的聽到飛碟聯播網,一切好像都恢復正常了。 我懷中抱著一束巨額的玫瑰花,身上穿著還算可以的西裝,手上還握著那顆石頭,站在這家《彩虹》的門口。  從外頭看去,這家店真的相當特殊,應該是用老式的平房所改裝,屋頂上舖滿一束束枯黃的乾草,而紅磚牆像是故意要讓人知道內容的展示著,庭園裡種了些會攀爬的藤蔓,還有一台深藍色的水車,默默的轉動著,光由外表看,就會有讓人想拋開一切的感覺。這簡直是蘇東坡在住的地方嘛,我想。  跨進裡頭,有兩桌客人安靜的喝著飲料,正舒適的享受炎夏午後,桌椅果然是用石頭做的,整體的復古風情搭配的很好。  吧台裡的她正勤奮的洗著碗,我則悄悄的走上前去。  「挺不錯的店嘛。」我故作輕鬆的說。 她驚訝的轉頭,征征的看著我。  「我找到了!」我拿出鈔票放在檯上。  她緩緩的走出櫃檯。依然不發一語。  「找的好辛苦呢!」  「你..你..」  她像要說些什麼卻又找不著適合的文字,吞吞吐吐的。  「妳可以先聽我把話說完嗎?我有很多話要告訴妳。」  我沒等她的回答,繼續說下去。  「我自己知道忘記妳這件事情,是讓妳多麼的難受,我也不想去解釋什麼,可是自從妳離開我之後,我才發覺妳多麼的重要,過去的歲月裡,我不敢去面對,只懂一昧的逃避,但是我想通了,沒有妳的日子是多麼的不快樂,是多麼的不真實,每一天早晨都害怕自己睜開眼睛,害怕不能再見到妳,今天我無論如何要告訴妳,我愛妳,請妳嫁給我吧!我和石頭都不能沒有妳,待在我們身邊,好嗎?」 我認真的說完後才驚覺,客人們好幾隻眼睛都盯著我們看,而她眼淚有如朝露般的流下來,身軀不安的顫抖著。  「答應他吧!」這時客人們起哄著。  正當我還再想要多說些什麼時,溫暖嬌小的手臂環住了我。  「為什麼這麼晚才來!」她激動的說著。  「對不起。」  「為什麼那時要忘記我!」  「對不起。」  「你知不知道戴隱形眼鏡哭,對眼睛很不好啊!」 「對不起。」  「不要一直道歉!」  「對..嗯.好。」  「那妳的答案是...」我試著問。  「當然是好啊!石頭!」  一陣溫暖塞滿了我的心,此時此刻,我知道自己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顧不了周圍響起的掌聲,緊緊簍住她。  『我會好好珍惜妳,真的。』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