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r ⓛ♡ⓥⓔ〃
關於部落格
Happiness is a side unintentionally paying with side sincerity feelings.
Very many times, so long as believed, is happy can closely
associated.
  • 22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小 雛 菊 - 1

小雛菊,一直是聖潔的代表…… 我從小就在所謂資優班長大,不但資優,還是舞蹈班,班上三十位女同學全是經由智力、舞蹈能力,從三百多位徵選人中挑選而出。 國小六年,就那樣和其他二十九位女同學一起長大,在我的生活圈,除了爸爸和老師,我沒有很大機會去接觸到男性;在我的國小生涯,男生是外來者。 國中,我放棄了舞蹈班,我上了普通的男女混班。那種情形,很像鄉下女孩第一次到了城市……那麼的新奇,那麼的好奇。 第一次聽到髒話,是在電視上。 第一次看見有人說,是在國中的班上。 我只是睜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後來班上的同學愛叫我「小雛菊」, 因為我什麼都不懂。不懂幫派,不懂規矩,不懂男女……我像一朵剛開的花兒,還不懂黑白,只覺得世界很稀奇。 小雛菊,代表著無邪,天真…… 小雛菊一直跟著我,直到國二下學期那天…… *     *     * 下過雨的街,昏暗潮濕。 冬天的傍晚,七點多,天已經暗了下來,特別是下過雨,一切是那麼黑暗、邪惡…… 在街燈照不到的小巷裡,五六個人馬圍成一個圈,圈住了一個人,像匹困獸,他沒有掙扎,只是淡淡不語。每個人的手上握著棒球棒,為首的帶頭人吐了一口檳榔,「幹!你他媽的在跩啊,活的不耐煩,跑到我大仁來搶地盤?」檳榔汁紅紅膩膩的滴到困獸的鞋上,他眉頭一皺。 「你他媽的耍酷?別以為妞多就跩,怎麼?檳榔汁嫌髒?」話一說完,又是一口,這一次不偏不倚吐上了他的臉。 他用一種極慢的速度抹掉了紅色的液體,雙眼爆出殺機,猛然一拳揮像吐檳榔的人,只聽見骨頭斷掉的聲音夾雜慘叫聲,紅色由他的嘴裡流出,只是這次不是檳榔,是血。 「老大!」 「老大!」跟隨的小嘍囉看見大哥倒下,紛紛抽出傢伙大吼,「幹!砍死他!」 棒球棒紛紛的落下,落在他的身上。他的拳頭很硬;卻硬不過木製棒球棒,他一拳又解決了一個人,還來不及閃躲,其他四隻紛紛從他的頭、手、腰、背重重的落下。 這一仗,他是輸了。 *     *     * 補習,是我很討厭做的事,只是補習,卻都是國中生要做的事。 今天,還是一樣補習,從補習班回來,我卻看到了並不是每一天都會發生的事情。 群毆! 天!這種只聽同學說過的事情,我還沒有親眼目睹過。我躡手躡腳的往巷子裡裡頭看,除了乒乒乓乓的毆打聲,我還可以見粗俗的叫罵聲。 很快的,我分辨出被打的其實只有一個,其他根本就是打人。 不滿的情緒很快在我心裡出現,我拿出童軍課的哨子,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居然大聲的叫了出來「警察來了!」然後,我使出全力用力的吹著哨子。 也許是奏效了,說不雅字的聲音變小了,我聽見有人不滿的咒罵聲和踏著水的跑步聲,過了一會兒,暗巷裡不再傳出聲音,我再一次探頭看。 沒人了。 一步一步的走進暗巷,除了斑斑點點的血跡,我看不到任何東西。也許都跑了,就當我想離開時,一聲呻吟聲引起我的注意,順著聲音走過去,我到抽一口氣,我看到了人……面目幾乎全非的人。 這輩子,我不會忘記那呻吟聲。 如果,我沒有走過去;或許如果他不出聲…… 如果、那麼多的如果……卻還是改變不了事實。 我走向那個人,可以說,我救了他。 而他呢? 他親手摘掉了我身上的小雛菊…… *     *     * 教室外面幾了很多人,丫川、小溫和班上一些所謂混混都一臉哈八狗像的站在門外。 「他們在幹嘛?」我邊發作業,邊問小宣。 「高年級的成哥出院了,說要來我們班謝人。」小宣也很好奇的往窗口擠。 「誰是成哥?」 「高中部的帶頭啊!大哥耶!」 我沒有什麼興趣,下一節國文考試,我得溫習。看著班上一半同學都擠到走廊去,我翻了白眼,低頭看著我的參考書。 教室外面的吵雜聲突然靜了下來,我不禁也奇怪的抬頭。 只見門口站了一個穿高年級制服的人。我不知道他是誰,只看得出來他的臉還有點淤清,手上也還吊著石膏。 這麼彆腳的角色也能當大哥?我有點不屑…… 直到他筆直的朝我走過來,我才驚叫出聲「是你!」 他是我三個月前救的人!被打的鼻子眼睛皺在一起的醜八怪! 怎麼……怎麼今天看起來有點帥?! 「小雛菊!我欠妳一條命。」說完,他抓下脖子上的項鍊,用殘廢的手霸道的掛上了我的脖子。 我還來不及反應,還來不及說些什麼,高年級的教官救火冒三丈的衝進了教室,「李華成!我警告你,再到國中部,我就讓你高一再被當。」 「教官,我是在報恩,您不是教我知恩圖報?」他輕蔑得一笑,看了我一眼,就像皇帝一樣的被一群人圍著走出了教室。 等他消失在走廊,班上的人才全部像發了瘋一樣圍著我,「小雛菊!妳救了老大!」 「小雛菊!妳和大哥怎麼認識的。」 「小雛菊!看不出來喔,惦惦吃三碗公喔!」 左一句小雛菊,右一句小雛菊。我被叫的頭都昏了,除了掛在脖子上的銀鍊,我的視線再也容不下,任何東西。 *     *     * 我並沒有忘記李華成,但是他也沒有再找過我。 班上,依然用一種尊敬的眼光看我。 甚至有人開始叫我「雛菊姊」。 又過了三個月,國中二年級似乎就要結束了。 暑假來臨那天,就在我大出校門那一剎那,一群人圍住我。我不禁一楞,什麼時候我也變的被圍毆的對象?只見帶頭的人說,「小雛菊,老大要見妳。」制服上明明繡著我的名字,奈何這批瞎子只會雛菊雛菊的叫。 「你老大是誰?」 「成哥!五福的帶頭!」他很驕傲的說著。 「沒興趣。」我一時忘了成哥是誰。或許,我應該早就把他忘記。 「小雛菊。」淡淡的聲音傳來,圍住我的人很外的讓開一條路,看到來者何人時,我不禁睜大眼,「是你!」 「是我!」他臉上有嘲謔的笑容,「我載妳回去。」 我應該說不的,真的,我應該的。 可是我並沒有,我上了他的後座,讓他載著我回家。 人是回到家了,心呢? 心,被他載往和家反方向的令一個方向去…… *     *     * 我從小雛菊、變成雛菊姊,再來晉升為「嫂子」、「大嫂」。 我很懷疑的看著那些高二、高三的學生,怎麼會對著我這又瘦又矮的小蘿蔔頭嫂子來嫂子去。尤其當這些人不是叼著煙,就是滿嘴髒話。 後來,我終於遲鈍的了解,我的「男人」是誰。 李華成。 我不懂,只知道,他不過暑假過後,每天會騎著那台拆了消音器,裝上音響,多加跟噴氣管的機車來在我上下課,怎麼突然我會變成他的馬子。 也許這不是什麼壞事,不過我卻得瞞著父母進行。我能了解,在他們心目中,李成華是個不良少年。他國中被當,卻神奇的考上高中。 高一被當一次,又神奇的升上高二。 算一算,他今年十八,卻還在高二的階段。 我呢?那年,不過也才十四。不過是個國二生。 在父母眼中,他是個帶壞小孩、欺騙少女的大壞蛋。 在師長眼中,他是個頭疼的留級學生、三天小過、兩天大過。只是,他卻都有辦法坳過去,到今年高二還沒被踢出學校大門。 在兄弟眼中,他是大哥,鐵錚錚的漢子,他是勢力的代表。 在女生眼中,他是白馬王子。 而在我眼中呢?他不過是個偶爾會說髒話的調皮大孩子、大哥哥。 我討厭煙味,在我前面他不會抽煙,我討厭髒話,他會盡量少講;我討厭翹課,他再怎麼痛苦都會風塵僕僕的帶我上課然後「睡」死在他班上。 我喜歡的,他會去做,我不喜歡的,他盡量不做────除了一樣。 他怎麼也不叫我名字,也是小雛菊、小雛菊的叫。 除了這點,他讓我沒什麼可以挑剔。 *     *     * 「小~雛~菊~」聽到這種噁心巴拉的叫法,我也能知道後頭的人一定是李成華的最佳幫手───歐景易。 只有他,不會嫂子來嫂子去,可是卻會把哪三個小雛菊叫的讓人雞皮疙瘩掉滿地。歐景易染了一頭金髮,也不管教官一天到晚要剃他頭,他一臉笑嘻嘻,一點也不察覺自己有再一個小過就會被踢出學校的危險。 「歐學長,請你不要那樣叫我。」我放下掃把,冷冷的跟他說。 「小雛菊菊菊菊~我帶話來嘛~」 「歐學長,有話快說,說完請滾。」 「哎唷~人家是替老大帶話來嘛~成哥要妳下課在北側門等他。」 我可以感覺班上同學又樹起耳朵,「收到,請滾!」給他個白眼,我轉身進教室。 還可以聽見他嘀咕,「老大什麼女人不要,偏要這營養不良的辣椒小女生。」 下了課,我走到北校門,李華成從牆上翻下來,嘻皮笑臉的摸著我的短髮,把我拉進懷裡,「幹嘛?」 「陪我去吃飯。」他帶著那戲謔的笑,勾著我的短髮。 「媽媽會罵。」我搖搖頭,像往常一樣拒絕。 「今天是我生日。」 「爸爸會罵。」他今年幾歲?這是我第一個問題。 「我去跟他們說。」說完,他真的拉起我要上機車。 「你瘋了!」我拉住他的衣角,不茍同的搖搖頭。至少我知道,父母如果看到李華成,家裡一定會鬧革命。 「陪我去吃飯。」有時候,他的脾氣硬的像隻牛。 「我回去問問看。」說完,我跨上他的機車,他滿意的發動了車子,離開學校。 *     *     * 我說了謊,十四年來,我第一次說謊。 我告訴爸媽,我要和朋友去逛街。 和誰? 班上的女同學。 早點回來。 好。 我不懂為什麼我要騙人,我並不覺得和李華成出去事多大的罪惡,可是淺意識裡,就是不敢說實話。換下制服,我穿了便服,出了門。 李華成在路口等我,他很少接近我家附近。 問他為什麼,他只說自己不是這區的人,不想給我惹麻煩。 上了他的車,我聽見後頭一陣陣的機車上追上來,回頭一看,是歐景易他們,十幾台機車,跟在我屁股後面。 他們比李華成停的遠,至少隔了兩條街。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我和他們是不一樣的世界的人…… *     *     * 我沒到過壽山,不過現在看起來,高雄的確很美。 我可以看見很多燈,很多大廈。 風很大,好幾次我都覺得自己要被吹散了,但是我卻覺得恨快樂,因為第一次,我和朋友出遊。 李華成沒說話的走到我身邊,把外套披在我身上,「要回去了嗎?」他說話中有酒味,歐景易他們帶了一堆啤酒,我想李華成也喝了幾口。 我搖搖頭,「再多看一下下。」 他笑了,眼中帶的溫柔,「好,等一下。」我總覺得他抱著我的時候,不像大哥哥。至少,和我表哥抱我的感覺不一樣。哪裡不一樣,我說不上來。 「唷~大嫂,大哥生日,妳送什麼啊?」遠遠的,小虎打著酒嗝大聲的問著。 「獻吻、獻吻!」然後痞子林開始幫腔。 「獻身、獻身!」歐景易不知死活的加油添醋。 「他們很吵!」我把頭貼上李華成的胸口,悶悶的說著。 「來!」他牽著我,越過欄杆,抱著我滑下一個小山坡,站在一塊平地上面。 「小雛菊,坐下。」他一屁股躺下,拍拍身邊的空位。 「叫我的名字。」我嘟著嘴,卻也順然的坐到他身邊。 「小雛菊。」他帶著戲謔的口氣,低低的叫了一聲。 「叫我名字!為什麼都不叫我名字。」 「小雛菊,我要妳當小雛菊,永遠那麼純潔可愛……」他低低的說著,不知道是對我說,還是對自己。 「算了!」說來說去還是這個原因。 「生氣?」他翻起身子,挨進我身邊。 「沒有!」才怪。 「今天我生日,妳不准生氣。」大手摸上我的臉,他霸道又帶著笑意的說著。「還有,妳還沒送我生日禮物。」 「我可以在身上紮個蝴蝶結,把自己送給你。」這句話,只是單純的好玩,沒有別的意思,真的沒有!不過,我想李華成絕不是這樣想。 「是嗎?」 我沒有蝴蝶結,所以我只好搖搖頭。想一想,他生日不送他禮物真的是不好。我身上也沒有任何能當禮物的東西,考慮的半天,我才說,「閉眼睛」。 他順然的閉上眼睛。 我一彎身,輕輕的再他臉頰上送了一吻。就像親我爸一樣,純粹撒嬌。我想,他對我的態度,不會比我爸差到哪裡去,是值得一吻的。 李華成猛然睜開眼睛,我還來不及反應,他反手一抓,把我抓進懷裡,我還來不及抗議他弄髒我的衣服。他彎下頭,貼上的我的唇。 我只知道,我什麼都想不起來。全身像觸電,隨著他像雨般滴滴點點的戲弄著我的嘴。開口想喊,他的舌尖溜進了我的口,纏耍著我的舌,久久不放。甜甜、嫩嫩,感覺很好,我不想離開,卻又因為沒有氧氣而雙頰通紅。 直到我快要窒息,他才放開我,用他那雙黑不見底的雙眸看著,手指拂過我的唇,沉沉的說:「小雛菊,妳是我的,懂不懂?」 不懂。 我還沒來得及說出,他又貼上我的唇,再一次,我無力抵抗,只任由自己和他的雙唇吻著,戲著,喘息著。 我終於知道,李華成和我爸、我表哥不一樣。 因為,他們不會這樣吻我。 *     *     * 國三的聯考壓力很大,我卻沒有什麼心思讀書。 歐景易則是一天到晚搶著我的考卷,然後大似的嘲笑一翻,嘲笑得李華成出現,他才很努力的去止住笑。 我發現我功課一直在掉,從全班前三名掉到十名。這次月考,我掉到第十五。我並不介意,反正,第幾名都一樣,高中上的去就好。 緊張的是我的老師,一天到我喊著要去做家庭訪問。 令一個替我緊張的,很好笑,居然是自己自身難保的李華成。 「怎麼又考這樣?」他抓起我的考卷,不滿的說著。 「不然你教我!」 「妳知道我不會。」他把考卷塞給我,無所謂的說著。 「那就不要唸我,我被我爸唸得煩死了!」 「我不是妳爸!」 「我知道。」又來了,他又不管這裡是學校公共花圃的光天化日之下吻住我,直到訓導主任氣急敗壞的從三樓丟了板擦下來,「李、華、成,你給我滾回高中部!」 他輕易的閃過板擦,一手護住我,一手往樓上比了個中指。 「我回去了,好好讀書。」他放開我,手插著口袋準備回去他的教室。 「你呢?」我揚眉,反問他。 「我不念了,這學期完,我休學。」 等到他背影消失,我才回過神。 不念了?為什麼? 他不念完高中,爸媽怎麼可能會喜歡他? 他不念完高中怎麼上大學?怎麼找工作? 突然間,我覺得李華成離我的距離,又更遠了一些…… 放學的時候,兩三台機車闖進了校園,聽到的卻是很讓我驚訝的叫罵聲,「叫小雛菊那賤人給我出來。」叫囂的是三信的女高中生,燙著短髮,一臉濃妝的叫著。 我的教室離玄關很進,坐在教室裡就可以聽到那叫罵聲。我起身,正想出去問她有何貴事,身邊的花車輪拉住我,對我搖搖頭。他是李華成下面的一個混混兒,平常對我也不錯。 「嫂子,別出去。」他一手攔住我,一手伸進書包抄傢伙,還順便跟小胖打了個眼神。 「為什麼?」這裡是學校,難不成她能吃了我?而且,我也沒得罪她。 「等成哥來。」 「不要。」我甩開他的手,大步的走出去。 「妳是小雛菊?」兩三個女的把我圍住,一臉凶神惡煞。 「妳這賤人!」說完,她火落落的就給了我一巴掌。 我痛得瞇起眼睛,我不懂她會什麼打我。我根本沒見過她。正想詢問,打我的女生又噴氣的說,「妳她媽的犯賤,連我沈雅蓉的男人也敢搶?!」說完,她一手抓起我的短髮,大力一押,把我摔在地上。 沈雅蓉?我更確定我沒聽過這名字。我也不懂,我什麼時候搶了她的男人。 我一轉身,又爬起身來,我不喜歡別人對我動手動腳,「妳幹嘛?」 「幹嘛?刮花妳這張賤臉!」她手一伸,五隻長長的指甲往我臉上刮下來,我急忙一閃身,卻還是慢了一步。左臉頰一熱,血滴到了地上。 我看著地上的血,一個火大反手給她一拳,只聽到她慘叫一聲,居然跌倒在地上。我楞楞的看著她臉上銅板兒大的傷口,不知所以。 仔細的看我的手,才發現,李華成給我的戒指居然在滴血。 天!怎麼會這樣! 才一眨眼,其中一個女的扶起沈雅蓉,其他三個一個抓住我的手,一個又火辣的給了我一巴掌。 這一掌,打得更重,我一個踉蹌差點又跌倒。 只聽到遠遠有人大喊,「小雛菊!」我轉頭一看,李華成邁著大步衝了過來,後頭跟著是歐景易、王中凱和一堆平常混在李華成旁邊的人,只是現在他們的臉上沒了笑容,罩上了一層寒冰。 他扶住了我踉蹌的身子,摸上我的臉問,「有沒有怎樣?」其他的人,卻把那幾個女的圍了起來。 「沒有,你去看看沈雅蓉,她傷的很重,我不小心打傷她了。」想到她臉上的傷,我不禁掉下眼淚。我真的不故意打傷她的,是她自己先動手。 「妳這傻瓜!」他抱住我,吻掉我臉上的淚和血,回頭冷冷的對歐景易說,「手,我要她的手。」 這句話我不是很懂,可是我隱隱約約可以了解裡面的意思,我急忙抓住李華成,「你要她的手幹嘛?」 「妳別管。」他撕開一節衣服,替我抹去臉上的血。 我掙扎著,「不要,李華成,我不要你傷害她,讓她回去好不好,拜託!」 也許是我的話引起歐景易他們的注意,他們居然一臉不可思議的回頭看我,李華成看了我一眼,才回頭過去,「沈雅蓉,妳記住,小雛菊是我的人,傷了她,下次我要妳命。」 「聽到沒?滾!」歐景易勉強的讓開一條路,讓沈雅蓉他們一群顛顛簸簸的離開。 看著李華成沒感情的臉,我發現,他變得不像我以前認識的李華成了…… *     *     * 「女兒,過來。」我一踏進門,老爸就坐在沙發上叫著我。 「幹嘛?」我彽著頭,遮去臉上的紅腫,心裡暗叫不妙。 「學校打電話來,說妳和人打架!」 「我沒有!」 「妳最近是不是和一個混混走得很近?」 「他不是混混!」我被他不屑的口氣惹火,大聲的吼回去。 「我告訴妳,別以為國三我就不管妳。從今天開始,妳不准出門,上下學我載妳去。妳離那混混遠一點!不准見面知不知道?」老爸站起來,一臉嚴肅的說著。 「你沒有權利管我!」我大聲的頂回去。 「妳!妳這渾帳!」啪一聲,他給我一巴掌。 我楞在那邊,今天我被打得還不夠嘛?為什麼連爸也打我?!我掉下眼淚,對著他還有從廚房走出來的媽大吼,「我討厭你們!討厭討厭討厭!」說完,我衝上樓,把自己鎖在房間裡,痛哭失聲。 李華成,李華成,我好想你! 你在哪裡?李華成! 那一晚,我終於知道李華成是誰。 他是我愛上的一個男人,不能愛,卻愛上的人。 *     *     * 我被禁足了。 除了學校,我哪裡也不能去。 李華成好像也知道我家的事,他沒有來找我,只託歐景易有空彎到國中部來看看我。 我也不能去找他,因為爸媽拜託老師,下課不讓我去任何地方。 這樣過了三個禮拜,我只覺得我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像死了一樣,靈魂像被抽去一般。剩下的不過是我的軀殼。 我哭、我鬧,在家裡拼命的砸東西,摔東西,他們卻絲毫不動心,只是把我看得更嚴,更寸步不離。 後來,我乾脆把自己反鎖在家裡。我不去上學,也不出門。整天悶在暗黑的房間裡,流眼淚。眼淚流乾了,就只剩喘息,我發現,我根本已經快死了。 快被思念折磨死了。 就這樣,睡醒哭,哭醒睡。不知道過了多久,多久。 那天晚上,我突然坐起身來。走到桌前,看著日曆。 我笑了,一個多月來我笑了,因為我發現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十五歲的生日。 一股想見李華成的感覺滿然竄起,我覺得自己再也無法控制了,我整理好自己。在凌晨一點的時候,逃出了家門。 我真笨,一個月來就只知道哭,完全沒想到要逃。 招了輛計程車,我往一家李華成曾經帶我我去的刺青店。 *     *     * 踏出了刺青店已經凌晨兩點多了,我沒有頭緒的走著。 我想見他,卻不知道他在哪裡。 我不知道他家在哪裡,我發顯我什麼都不知道。 兩台呼嘯而過的機車在我身邊停住,車上的人走下來「妹妹~要不要去玩?」 我抬起頭來,看著他們,「今晚飆車的地點在哪?」 他一楞,又露出痞子笑容,「中正路啊,剛開始沒多久,要不要去?我載妳!」 「好!」我二話不說的跨上他的車,我知道,李華成一定在哪裡。 *     *     * 倫哥,載我的人,其實人不錯,他邊騎車邊問,「妳要去找誰?沒人的話,就讓我載。」我知道他們尬車的時候習慣在個女生在後頭炫耀。 「今晚很多人嗎?」 「很多啊!火龍車隊跟青虎車隊今晚連起來飆,一兩百台有吧!妳找的人是哪隊的?」 我不知道李華成是在哪一隊,我沒聽他說過。只好搖搖頭。 很快的到的中正路,倫哥看了一眼手錶,「應該在五分鐘車隊就會到了,妳路邊站點,免得被輾死!」他點根煙說著,「妳臉色怎麼那麼不好?不會掛了吧?」 我沒有注意他的話,只是眼睛盯著前方看,果然不久,一堆謎謎濛濛的車燈在遠方出現,接這是漸漸傳來的車聲。才一眨眼,幾十台車子就呼蕭而過。 那麼多,我去哪找他? 一咬牙,我衝道路中間,想看清楚每台車子。 倫哥大叫一聲想把我拉回來,已經來不及。 我聽見叫罵聲,煞車聲,還有撞車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我只是張大眼睛想看李華成在哪裡,可是我卻看不到,除了車燈我看不到什麼。 突然一台車子急速煞車在我前面,車身一斜,壓著地面筆直的像我衝過來,在離我一公尺的地方硬生生的停住。只見滾了兩圈的騎士站了起來,摔掉手上的安全帽,氣沖沖的像我走過來,「幹!妳找死?他媽的擋在那——小雛菊?」 等我閉起眼睛準備接收他那怒氣衝天的一拳,那突然叫出我的名字。 我睜眼一看,居然是歐景易,他摔的鼻青臉腫,整隻手都出來血,我顫抖的說:「對,對不起……」腳一軟,我跌坐了下去。 歐景易連忙衝過來扶助我,一邊大叫:「Call成哥,叫他掉頭,快快快!說嫂子在這!」 他這一吼,旁邊幾打轉的機車都停下來,後面來勢洶洶的機車群也都停了下來,把中正路當成停車場。一下子,幾百台機車停的停,轉圈的轉圈,「他、他們怎麼都停了?」 歐景易扶著我坐在柏油路上,「廢話,一半車隊是老大的,大家不停下來看大嫂不然要幹嘛?」 「他在……在哪?」我頭昏目眩的問著,幾天的眼淚,把我全部的體力都搾乾了。 「老大的車子早飆到前面不知到哪裡了,喂!小雛菊,妳別嗝屁!妳死了,老大會把我們全砍了陪葬的!」他緊張的說著。 我閉上眼睛,只覺得好累。想到李華成就要來了,又勉強打開眼睛。 安靜的路上,突然又傳出呼呼的車聲,接下來一群人吵雜不輕的說:「成哥來了!」 李華成來了! 我看那台像失控的機車撞了過來,在機車還沒有全部停下來的時候,車上的人跳了下來,他一手丟了安全帽,帽下是李華成,只見他蒼白著臉,像我衝過來。 他的臉好白,是不是病了? 我鬆開歐景易的手,也朝他奔了過去,只見他喊:「小雛菊!」 我使勁全力衝了過去,和他撲了個滿懷。他氣急敗壞的說「你到這來幹嘛?」 我努力的擠了一個笑容,「我好想你!」這幾個字用盡了我全身的力氣,話說完,我全身一軟,眼前一黑,就這樣撲倒在李華成的懷裡。 我終於回到了他的懷抱。 *     *     * 那天,我在李華成的懷裡睡著。 醒來的時候,只見房裡一片黑暗,我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李華成坐在窗口,朝外面吐著煙。 我拉開棉被,他也回了頭,彈掉手上的煙,他走過來一把抱起我坐上他的大腿,「好點沒?」 我只是點了點頭,把自己埋進他的胸膛,聽著他的心跳,只有他的心跳能讓我安心,讓我知道,我還活著。 「妳瘦了。」他仰起我的頭,看著我淡淡的說著。 「都是為了你。」 只是一句話,卻包含了我所有的愛,李華成抱緊我,抿著嘴一言不語。過了好久,他才嘆氣,「妳這樣跑出來,你爸媽會擔心的。」 「不會!他們根本不管我死活。」 「別任性,睡吧,明天我帶妳回去。」說著他放下我,想替我蓋被子。 「不要!我再也不要回去了。」我抓著他的衣服,大聲的喊著,「我討厭他們,討厭死了!」 「傻瓜,妳要是像我一樣沒了爸媽,就不會覺得他們討厭了。」我從來不知道他是孤兒。 「不管!他們不讓我見你,我討厭他們!」 黑暗中,我彷彿可以聽見他的嘆息聲,只見他喃喃的說著,「他們是為妳好,我不是好人,跟著我會受苦的。」 「在我心裡,你最好。」我抱住他,自己送上了雙唇,生澀的吻著他。 他雙手收緊,也低頭熱烈的回應著我,黑暗中,沒有半響聲息,就只能就我和他的心跳聲,喘息聲。 過了好久,他才勉強把我推開,「睡吧。」說完,他起身離開了床畔。 「你為什麼不要我了?」我拉住他,開始無理取鬧的掉眼淚。 「不是不要,是不能。」他撇過頭,故意忽略掉我掛在臉上的淚珠,望著窗外無奈的說著,我抿著嘴,不發一言,他則是頭也不回的慢慢想走出房間。 我看著他的背影,突然覺得,我不能讓他走,他是我的男人。我的! 我伸手把胸前的釦子一顆一顆解開,把整件上衣退下,開口喊他,「李華成,你轉頭!」 他停下步伐,一轉身,猛然倒抽一口氣,生硬的問,「妳幹嘛?」 我下了床,往他的方向走去,邊走邊拉下我內衣的肩帶,「我幹嘛,你很清楚。」 他居然往門邊退,一整臉死白,好像看到了怪物,指著我,結巴了起來,「妳……妳的胸口……」 我的胸口,刺著一朵豔黃的菊花,那是我到刺青店一針一針讓刺青仔幫我刺上我的胸口,還記得邊刺他邊牢騷,「成哥一定會砍死我。」 「我刺的,今天剛刺。」說完,我撲向他,把自己摔進了他的懷裡,他顫抖的抱著我,「妳這笨蛋,學人刺什麼青……」 「你背上也有,我聽歐景易說的,讓我看好不好?」說完,我伸手粗魯的把他的上衣脫了下來,瞪著他的胸口看,一條一條的疤,像蜘蛛被打扁一樣的橫掛在他胸前。那是被開山刀砍出來的。 他推開我,喘氣的問,「妳知道到底妳在幹嘛?去把衣服穿起來!」他邊說邊大口的喘氣,彷彿遭受到什麼殛刑一樣的痛苦。 我知道他為什麼喘氣,我是小雛菊,可是國中三年,男女之間的事,我不是全然不懂。至少,我就看得出來他喘氣的原因。 那是一種慾望,一種野性的慾望。 「我不要,我要你,你是我的男人,歐景易他們都那樣說,為什麼你不要我?」 我再次撲上他,緊緊的抱住他,而他的手則是不停的抖。 「我一定會砍死他們。」他咬牙切齒的說著,看著我低吼了一聲,粗暴的吻住我。手則解開了我內衣的釦子。 他脫掉了我的牛仔褲,把我抱上床,吻著我的臉,由臉一路往下滑,像雨珠般滑過我全身,他憐惜的吻著我胸口的菊花,「疼?」 我顫抖的回應著他,不讓自己呻吟出來的回答,「不疼了。」 他覆上我,把我困在雙手之間,貼著我的臉粗聲的喘氣,在我耳邊說,「小雛菊,妳是我的,懂不懂?」 我懂,我真的懂了。 我抱著他,指甲深深的抓住他的背,隨著他在我身上找到慰藉。 李華成,那一晚,深深的進入了我的生命。 真正地成為我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 *     *     * 「妳死到哪裡去了?」一回家,父親的狂嘯聲就在客廳響起。 我不發一言的走上樓,迅速的整理了我需要的東西,背著唯一的包包,走下樓。 「妳、妳這不肖女,有種出去就不要回來!」他憤怒的抓起我,搖著我,彷彿要把我搖碎般。 「我是不會再回來。」我冷冷的看著他。 「妳走,妳有種走,我會去告那個男的誘拐未成年少女,我看妳能走去哪。」 母親流著淚,把父親抓緊我肩頭的手掰開,父親則是像頭瘋了的野獸,想把我撕碎一樣。 「你去告,我保證,回來的不會是我,會是一具屍體。」我推開他的手,頭也不回的往家門走去。 再見了、家。我回頭,深深的像門一鞠躬。告別了,十五年的家,我要出去追尋我的幸福、我所要的幸福。 我看著坐在機車上抽著煙的李華成,不禁嘴角上揚。 看!我的幸福,就在那,就是他! *     *     * 「我愛上讓我奮不顧身的一個人,我以為這就是我所追求的世界……」小雛菊哼著。「聽過這首歌嗎?」小雛菊那樣問我。 「聽過啊,孫燕姿的天黑黑,很好聽呢!」我眨著眼睛笑著說。 「那一年,我就是那種心情、這樣離家出走……」小雛菊捻掉手上的煙,眼睛沒有焦距的往前看。 「後來呢?」我雙手打著鍵盤,問著。 「後來……」她恍惚的睜著眼睛,看不出一絲感情,思緒飄回了她十五歲那年…… 她和李華成私奔的那年,她找尋幸福的那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