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r ⓛ♡ⓥⓔ〃
關於部落格
Happiness is a side unintentionally paying with side sincerity feelings.
Very many times, so long as believed, is happy can closely
associated.
  • 22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 一 名 小 姐

我的名字叫做唐光一。 別想歪了,我的名字跟KINKI的堂本光一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的名字是爺爺取的, 他幫我取名字的時候,堂本光一還不曉得在哪呢! 小時候我曾經問過爺爺, 為什麼要給我取這麼奇怪的名字? 「爺,我明明是女生,怎麼給我取個男生的名字?」 雖然我很喜歡爺爺,但我還是很氣他沒先問過我就給我亂取名字。 爺爺總是笑著說,「乖,等你長大爺爺就告訴你。」 然而,我還來不及長大,爺爺就過世了。 小學六年級那年,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病,帶走了我的爺爺。 爺爺一向寵我,就像小丸子的爺爺一樣, 不管我有什麼古怪的念頭,爺爺總是笑著說好, 讓媽媽只能氣得在一旁乾瞪眼。 平常牽著我的手,陪我回家的是他。 當糊塗的我忘記帶東西,馬上從家裡送來給我的是他。 當我在學校生病發燒,把我從學校接回家看病的是他。 這麼好的爺爺,我最愛的爺爺, 在畢業典禮的前夕,就這麼走了。 爺爺一直很期待我的畢業典禮的, 可是,這一天,他還是失約了。 雖然爸爸媽媽都有來, 但少了爺爺,我還是覺得很難過。 身旁的同學都在哭,我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並不是為了相處了好幾年的同學而哭,而是為了爺爺而哭。 雖然要和同學分開有點難過,但以後總有機會再見面的。 然而,我知道,爺爺和我卻是永遠的分開了。 我永遠永遠再也見不到他了。 畢業典禮結束之後, 我發現爸爸媽媽的眼睛也紅紅的, 也許他們也跟我一樣想爺爺吧! 爸爸拿出一封信給我,信封上熟悉的字跡,讓我的眼淚又忍不住掉下來。 給光一: 恭喜你畢業了,你終於長大了,爺爺很高興。 為什麼要幫你取光一這個名字? 其實我是希望以後你可以這麼介紹自己: 「我叫做唐光一,光是光芒四射的光,一是第一名的一。 合起來就是,光芒四射的第一名。」 知道嗎?在爺爺心中,你是永遠的第一名。 爺爺 爸爸說,這封信是在爺爺抽屜裡找到的, 看來是很久以前就寫好了,信紙和信封的邊邊,都有一點泛黃了。 爺爺是在什麼時候就寫好這封信的呢? 或許在我第一次問他,為什麼要幫我取這個名字的時候,他就想著要寫這封信給我了~ 信很短,也沒有註明日期,但這是爺爺寫給我的第一封信。 也是最後一封。 升上國中之後,我變得很用功, 或許是因為那封信的緣故,我下定決心,我要當第一名 因為爺爺一定也希望看到,他的小孫女變成真正的第一名吧 第一次段考,我終於得償所望,衝到全校第一名。 接下來的每一次段考,我也一直都是全校第一名。 而且遙遙領先第二名。 因為名字好記,又每次都拿全年級第一名,我成了學校的名人, 班上同學叫我「第一名小姐」; 看我不順眼的人叫我「第一名變態」、「第一名妖怪」、「第一名怪物」; 走在校園裡,大家總會指指點點的: 「你看!那就是那個每次都考第一名的傢伙!」(這還算客氣的) 「聽說他每天都熬夜讀到早上三四點!書呆子!」(我一到晚上十一點就昏迷不醒啦) 「聽說他的興趣是讀英文字典!」(我又不是翻譯機,讀字典幹嘛?) 「聽說她會把讀過的課本撕下來吃掉!」(我是人,不是羊好不好!) 總之,關於我,有許多可笑的傳言。 這一切我都不在乎,被當成怪物也好,妖怪也罷; 只要我是第一名就好。 其他人想超過我,哼!門都沒有! 但是升上二年級的第一次段考,悲劇發生了。 我竟然掉到第二名,我看著校榜,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變成第一名的那傢伙, 是個聽都沒聽過的男生。 我被打敗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學校。 「喂喂,那個第一名怪物被幹掉了耶!」 「真是大快人心,幫我們男生出了口氣!」 一群我根本不認識的討厭鬼,經過我們班還會怪腔怪調的說, 「唷!『第、二、名小姐』該不會哭了吧!」 我會哭?! 真是太可笑了,我只不過是一時大意罷了! 下一次段考我絕對要給那傢伙好看! 在段考結束後的頒獎典禮,我第一次見到那傢伙。 據說他是這學期才從別的學校轉過來的, 怪不得我從沒聽說過~ 這傢伙站在原本?ㄛO我站的位置,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 我恨透了他那囂張不可一世的笑容,要不是校長在旁邊,我真想踢他一腳。 我只能用充滿怨念的眼光狠狠盯著他,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我開始每天都六點就到學校K書, 早上六點連校門都沒開,我乾脆爬牆進去, 先把塞滿參考書的書包扔過牆去, 再翻過矮矮的圍牆。 一大清早的學校根本沒人, 誰想得到我這個優良學生竟然會每天翻牆進學校? 第二次段考,我考了698分,只有理化錯了一題,其他全都滿分。 我本以為,我絕對可以重回第一名的寶座的, 但是,校榜貼了出來,我竟然又是第二名! 那個不要臉的變態竟然考了700分! 唯一讓我覺得欣慰的是,學校裡也開始有了些關於他的傳言。 「你看!那就是那個每次都考第一名的傢伙!」 「聽說他為了熬夜讀書,還吸毒啊!」(難怪瘦巴巴一臉鴉片鬼的樣子!) 「聽說他的興趣是讀英文字典!」(我看他就算連上廁所也在看辭海吧!) 「聽說他會把讀過的課本撕下來吃掉!」(說不定他還吃過百科全書呢!) 現在大家口中的「第一名變態」變成他; 「第一名妖怪」,「第一名怪物」也都是在叫他; 我開始懷念那一段被叫「妖怪」、「變態」、「怪物」的日子。 現在大家都叫我「第二名」, 甚至還有人直接叫我「光二」! 我簡直快氣炸了,這可是爺爺幫我取的名字! 「光一」就該是第一名,怎麼能是第二名! 失去第一名寶座的我,怎麼對得起疼愛我的爺爺? 我想,幹掉那個第一名唯一的方法,就是我也考滿分。 只有這樣,我才能重新變成第一名! 第三次段考,考試時我的手在發抖, 我的好朋友甚至說,站在我旁邊感覺得到殺氣~ 結果,這次我考了滿分700分! 校榜公佈的那一天,我卻傻眼了, 為什麼,我的名字還是排在那傢伙下面? 我氣沖沖的衝進教務處:「老師,為什麼我在校榜上是第二名?」 「沒有啊,你們兩個都考滿分,都是第一名啊!」 「那為什麼他的名字排在我前面?」 「因為他是一班的,你是二班的啊!同分就照班級順序排嘛!」 「哪有這樣的!」我真想對著教務處的老師吼叫, 我明明是第一名! 我明明是第一名! 頒獎的那一天早上, 我還是如同往常一樣,把我的書包丟過牆去,然後翻牆進學校。 但當我落地的時候,咦,腳底怎麼怪怪的? 我像是被黏住了一樣,學校什麼時候設了這種陷阱,難不成?O強力膠? 我低頭一看,原來我跳進了一塊剛舖好的水泥地,這下該怎麼辦呢? 趁著四下無人,趕快溜吧~ 我剛抬起一隻腳,「你在幹嘛?」 我全身寒毛直豎,整個人像變成化石一樣動彈不得。 MY GOD!被發現了!!!!!!!!!!!!! 這件事萬一被學校老師知道了,說不定會被記過! 爸媽一定會把我打死的… 天啊!我該怎麼辦! 我困難的用極緩慢的速度抬起頭來,那個目睹我犯罪經過的目擊者到底是….? 是那個「第一名變態」! 「怎麼會是你!」我忍不住大叫。 「來打球啊」,他指指手上的籃球,「早上打球比較涼。」 「你還有時間打球?」我氣得快說不出話來,這傢伙真是太囂張了! 「我讀書時間都不夠才翻牆進來,你還有閒功夫一打早來打球!」我對著他大吼。 「書要讀,球也要打啊!」他聳聳肩,「還有,你最好別亂動,地上都是妳踩的腳印。」 我低頭一看,天啊,原來兩個腳印子已經變成四個! 「要不要幫忙?」,他伸出手來,「我把你拉出來吧。」 「誰要你雞婆!」我往前跨了兩大步走出那塊水泥地,地上現在有六個腳印子。 他皺著眉頭,「這樣不太好吧,老師萬一發現的話K…」 「老師才不會發現,除非有人去打小報告!」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抓起我的書包,幸好書包沒掉進水泥裡,不然我就慘了。 「你要是敢跟老師說,我就跟老師說,你自己還不是爬牆進來的。」 「妳是不是很討厭我?」他在我背後叫著。 「對,沒錯。」我連頭都懶得回。 「為什麼?」 「誰叫你要考第一名?」 他沒有再說話。 我回到教室,把腳上的水泥用抹布擦掉,再把擦不乾淨的地方抹點泥巴。 這下絕對不會有人發現了,哈哈! 沒想到朝會的時候,訓導主任突然生氣的衝上台去,抓起麥克風大吼: 「今天早上,圍牆旁邊剛舖好的水泥被踩得亂七八糟!」 我的心抽了一下,下意識的看看我瑣c,不會被發現吧… 「我一定要把那個爬牆的傢伙揪出來!從一班開始,每個人去給我對鞋印!」 我嚇得幾乎站不住?A怎麼辦,果然「歹路不可行」,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我完了。 我跟著隊伍一步一步前進,在全校面前被揭發,這真的是最慘的情況; 早知道我就去自首了,自首不是都可以?謢D嗎…… 「怎麼會是你?」訓導主任一臉驚訝,現在在試鞋印的,是那個第一名變態。 最驚訝的應該是我,怎麼會有這種事? 我的腳明明比他小得多!? 但他踩在鞋印上,卻是不大不小剛剛好,他們班導師也傻眼了。 大家也都開始竊竊私語, 「不會吧!第一名也會爬牆?」 「看不出來啊,想不到他是這種人!」 「這一定有問題,犯人可能跟他穿同一種鞋子,尺寸可能剛好一樣大。」 他們班導師像是恍然大悟似的大叫。 訓導主任連連點頭,一臉如釋重負的樣子,「沒錯,一定是這樣沒錯!」 沒想到,第一名把腳抬得高高的,指著白球鞋上的灰色水泥痕跡說,「是我。」 一瞬間,所有的人都楞在那。說不出話。 「我們去訓導處吧。」他自顧自的走向訓導處, 主任急忙跟了上去,他們班導師還傻在那動不了。 重新整好隊,接著開始頒第三次段考成績優異的獎狀。 司儀略過了他的名字沒唸,我終於又聽見熟悉的「第一名,二年二班唐光一」。 只有我一個人,站在第一名的位置,我應該很高興才對。 這是我一直想奪回的位置,不是嗎? 罪惡感壓過了其他一切感覺,我接過獎狀,突然覺得一切都很可笑。 第一名到底是什麼東西?獎狀不過是一張紙而已。 我根本不配當第一名。 他才配。他是真正的第一名。 第一節下課,我到他們班外面看了看,他的位置是空的。 還在訓導處嗎?都已經一節課了,還沒講完? 我往訓導處的方向望了望,正好看見他往教室來。 走廊上也有別的同學發現他了,有人酸酸的說: 「真沒想到,第一名也會爬牆啊!」 「爬牆算什麼,我看連第一名都是靠作弊的吧!」 「是啊,不然怎麼會每次都你拿第一名?」 啪!啪!啪!三聲,我甩給他們三個一人一巴掌。 「你幹什麼!」一個男生一把抓住我的手,「你敢打我!」 「怎樣,我告訴你,爬牆算什麼!第一名還會打人!」 我繼續說,「我告訴你,第一名也是人,第一名也會生氣!」 「你不要以為你是女生我就不敢打!」我的手還是被抓著,好痛。 「?韙漶C」他抓住那個男生的手,我們三個僵持在那,沒人肯鬆手。 「老師來了!」聽到這句話,抓著我的手總算鬆開了,大家一哄而散。 那天放學以後,我沒有回家,一個人蹲在今天的「案發現場」發呆。 明明是我印的腳印,怎麼會變成他的? 我想,他大概是在我走後不久,就用自己的鞋印,蓋過我的鞋印吧。 為什麼他要這麼做呢? 我一直以為,他跟我一樣,是以考第一名為人生目標的。 在我心中他是「敵人」,但他卻對我那麼好。 「嘿!幫個忙吧!」我回過頭,看見他提著一個小鐵桶走過來。 「我答應主任今天要把腳印補好。」他指指那桶灰色的東西,「妳有空嗎?」 「好啊!」我趕緊點頭,「對不起,要不是我…」 「妳別放在心上,我本來就是爬牆進來的啊!」他吐了吐舌頭。 「主任說,今天補好就不記我過。」真想不到主任也也這麼慈悲的一面...... 傍晚的校園,風涼涼的吹著,我們兩個人埋頭把水泥舖平,我發覺這還蠻有趣的。 「妳知道我為什麼想要考第一名嗎?」我搖搖頭。 他深深的吸了口氣,才說:「因為這樣頒獎的時候,我就可以站在妳旁邊。」 「站在我旁邊幹嘛?」我還傻呼呼的問。 「哎唷,這樣說了妳還不懂,真不曉得妳是聰明還是笨!」 ㄟ?咦?難道是…那個意思啊! 我的臉一下子紅了。 那天晚上,我寫了封信給爺爺: 親愛的爺爺: 謝謝你幫我取了「光一」這個名字, 現在我明白了,你並不是要我去爭第一名, 而是希望我能成為某人心中的最重要的第一名,對嗎? 某人心中,光芒四射的第一名。 告訴你唷,爺爺,現在我已經找到那個人了! 那個把我當成第一名的人,把我看得比自己還重要的人。 謝謝你,爺爺。 光一 我點起打火機,看著信紙一點一點燒成灰燼。 我想,在天上的爺爺看了這封信,一定也會替我高興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