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r ⓛ♡ⓥⓔ〃
關於部落格
Happiness is a side unintentionally paying with side sincerity feelings.
Very many times, so long as believed, is happy can closely
associated.
  • 229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窗 簾 的 秘 密

〔你知道嗎?〕ㄚ偉看著我,說: 〔我在你的窗簾上,藏了一個秘密~〕 『秘密?我的窗簾?』我眨眨眼疑惑的問。 〔對啊,就是你生日的時候送你的那套窗簾。〕 『我知道是那套窗簾啊。只是你什麼時候藏進去的丫?』 我歪著頭思索, 『你又沒來過我家,怎麼可能藏了一個秘密在裡面?』 〔我送你窗簾的時候就已經藏進去了~〕 『喔,那你怎麼現在才告訴我?』 〔我以為你會找到…結果,哈哈,我太高估你了~〕 他瞇起彎月的笑眼。 我的臉升起一片紅暈,『我、我不知道啊,所以也沒仔細看過。』 〔ㄏㄡˋ~別人送你的東西,你要仔細的欣賞丫!〕他假意的怪我。 『你又沒告訴人家…』我嘟起嘴,不服氣的反駁回去。 〔你找到的時候,要跟我說喔!聽到沒?〕 ㄚ偉捏捏我的臉,皺起鼻子。 我一直以為ㄚ偉喜歡我,但這只是直覺,準不準?我不知道。 他對我很好,也很呵護,偶爾怕我肚子餓,買東西送我 (雖然他也會找機會,敲竹槓回去)﹔ 有時候怕我遲到,打電話叫我起床 (因為我常常「不小心」遲到)﹔ 中午跑來找我,叫我一起去操場吃便當﹔ 偶爾又怕我無聊,說要訓練我的球技,約我一起打球……     我不是笨蛋,基於以上的小小例子,我認為,他喜歡上我了。 如果是純友誼,則太超過﹔但如果不是友誼,那他為何不告訴我呢? 我們認識多久了? 四年了吧! 上次我生日,他破天荒的送了我生日禮物。 雖然我的生日也過半年了,但畫面還是清楚的迴旋在我腦海。 那天,晚上六點,他打電話給我,叫我到樓下。 我以為他要跟我借雨傘,因為那時候,外面下著大雨。 雨滴淅瀝嘩啦,不斷地打響水泥灰地。 我皺起眉頭,『下雨了啊…』一手拿起掛在玄關的兩把雨傘,衝了下去。 當我開門的那一瞬間,他撐著白色的雨傘,對我微笑著。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內心微微晃動。 我看了他很久,最後終於「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幹嘛啊?你的微笑感覺很像陳水扁ㄟ,很好笑… 人家陳水扁笑起來既親切又有禮貌,怎麼你笑起來很畸形啊?』 我抱著肚子哈哈大笑。 他微笑的弧度還是不變,張大了眼看著我。 我好不容易克制自己停下來,一抬眼, 看見他那令人噴飯的彎彎笑容弧線,我又哇哈哈笑得流出眼淚。 呆呆的,似乎有一種和藹之感,又似乎像一隻恐龍微笑地看著你。 不過看著看著,忽然覺得他很可愛。 『幹嘛啦你?猛微笑的,又不說話。怪怪的,難道你…對我有不軌的企圖?!』 〔沒有啦。〕他雖然開口講話,不過笑容還是沒有停止。 『嗯?大雨天的,找我有什麼事?』 我一手撐開雨傘,隨後低頭晃晃手中另一把雨傘。 我內心撲通撲通的跳,我有預感,他會和我…告白。 如果他說了,我該說什麼呢?我也喜歡你?我們還是當朋友好? 給我一點時間?… 正在我天馬行空、煩惱著不知該如何回答的時候, 他從身後拿出一個白色的袋子,遞給我。 〔祝妳、祝妳…生日快樂!〕 我握起他方才抓著ㄉ袋口,熱熱溼溼的。 他抓抓頭,講完之後,和我揮揮手,就消失在在大雨之中。雨很大, 答答答的扣弄著我的心門。我的心,和手上的袋子一同,熱熱的。 在他消失之前,我對他的背影大喊一聲:『謝謝!』 他轉身,又用著阿扁式的微笑看著我。大聲回答:〔不客氣!〕 我邊上樓,邊翻著袋子。禮物是用白色袋子及各式細絲的包裝紙包著, 素素的,恬淡中隱約帶有白色ㄚ偉的味道。我翻出他在袋子裡的小卡, 上面寫著: 〔難得送你東西,這是我很用心挑的禮物,你要用心看喔!〕 用心看?是什麼呀?書嗎? 我好奇的想...誰知道,翻出來的,是一套窗簾。 虧他想的出來,我這一生,什麼禮物都收過,就是沒收過窗簾。 又是白色。我撐開,光線透著點點的圓點小洞,照暖我的臉龐,舒舒服服。 嗯...白色ㄚ偉~     在我交了一個男朋友沒多久,ㄚ偉也交了一個女朋友。 我常常和他開玩笑的說:『我們真有默契。』 ㄚ偉只是點頭,對我笑著。 儘管我們各自有男女朋友,感情仍一往如昔。 他還是一樣常打電話過來,和我聊天。 我常和他講一些我和我男朋友之間發生的事, 他也和我聊他和他女朋友之間相處的情形。 不管是快樂,還是悲傷。 難過時互相舔噬傷口,給對方鼓勵,而快樂時,互相分享。 ㄚ偉...如果生日那天,你不是送我窗簾,而是和我告白, 那麼,我們現在會是什麼樣子? 甜蜜?還是早已不是朋友? 他和我說窗簾裡有ㄍ秘密,那是一年前的事。 那天我回家之後,書包一丟,便衝去不停翻動著整套素白窗簾﹔ 可是別說一條紙張,連ㄍ鬼影都沒看到。窗簾依舊細細透著光,空無一物。 後來,我挨著他說:『說啦,秘密是什麼?我都找不到。』 他總是搖搖頭,叫我仔細的看一看。 『小氣鬼……』我嘟著嘴。 〔講就不神秘了!〕他說。 『神秘?可是我找了兩年,你也不說!』 〔呵~〕 『笑什麼?』 我一問,他眼睛骨碌的一轉,賊賊的說:〔不告訴你!〕 後來,我始終沒找著窗簾的秘密,於是我放棄了,決定順其自然。 過沒多久,有個學長苦苦追求我。莫名其妙的,我覺得我對他有好感, 而且心動。學長對我很好,好的程度,超過ㄚ偉。 「葦香,答應我好不好?」學長帶著一束花出現。 一束我最喜歡的粉紅玫瑰,淡淡的散著清香,點綴著白色的滿天星。 在那一瞬間,我的腦海出現了ㄚ偉───           『我們算不算好朋友?』國中的我,帶著稚氣的臉龐問著他。 〔算啊!〕他用力點了點頭。 『對啊,當朋友比較好~你說是不是?』 〔嗯?不懂。〕 『當朋友比較長久!』 ㄚ偉點了點頭,〔喔...沒錯!〕 我開玩笑的說:『所以你不能愛上我喔!』 〔白痴才會喜歡上你啦!〕 『最好是!你就不要當白痴~』 〔我一世英名怎麼可能落得白痴的下場?〕 『噓!!』我毫不留情與噓聲相待。冷鬼。            衝著ㄚ偉不願意當白痴的那句話,我答應了學長。 ㄚ偉,我們是好朋友吧? 過了一個星期,我向ㄚ偉自首說我談戀愛了。 在電話那頭的ㄚ偉,只問了我一句:〔妳愛他嗎?〕 『嗯...不過我沒有他那麼愛我,他真的對我很好。』 〔喔,那就好了!恭喜喔!他欺負你,來找我。〕 『他才不會欺負我呢!!』 在那不久後,ㄚ偉也交了女朋友。 他跟我說的時候,我也同樣問:『你愛她嗎?』 〔嗯...不知道。可是他很愛我,我一不小心就心軟了。〕 ㄚ偉緩緩的口氣,吐露的是一陣陣嘆息。 『什麼?你不知道?』我氣的大叫,『這種事不是心軟就可以的! 你們這樣根本就不快樂!』 ㄚ偉聽到後,頓了一下,反問:〔那妳呢?〕 『我...我至少還是愛他得啊...』我捲著電話線, 『妳問這個幹嘛?岔開話題喔?好詐!那你為什麼會答應?』 〔她...她有心臟病...〕 『不...不會吧?』我的電話筒差點滑落。 〔對ㄚ,我怕...唉...〕 『喔...可是你這樣好嗎?』我口氣軟了下來。 〔我會愛上她的,她需要被照顧。〕ㄚ偉突然大笑, 說:〔人帥就是沒辦法啦~〕 『......』剛剛還挺幫他和她女朋友擔心的, 聽到他這句話,擔憂瞬間冷凍。我冷冷地問他: 『我應該噓你嗎?我實在不想ㄟ~』 他乾笑幾聲,〔那就不用啦!〕 『嗯,既然答應了,就要好好對人家!聽到沒?』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他咕噥起來。 那一瞬間,我有想要打他的衝動。好心被雷親!〔台〕 天氣很好,沒有下雨。外面窗子黑壓壓的一片,路燈閃閃的發亮著。 我在房裡讀書,聽著長笛配越吹奏著〔我真的愛你〕。 電話想不到兩聲,我輕巧的勾起。 〔喂?小香嗎?〕是ㄚ偉熟悉低沉的聲音。 『嗯.你唷?』 〔我、我和她分了。〕ㄚ偉低低的迴語。 『你分啦?!』我抓住電話筒尖聲大叫。 〔嗯…〕ㄚ偉總是一有事,就馬上打電話過來。 『嗯什麼?上次才叫你好好對人家的!你看看,不到半年…』 〔我有啊,就是對她太好了。〕 『什麼?這什麼理由?!』我激動的從床上坐正起來。 〔她覺得我只是可憐她〕 『不可能吧?』 〔還有我常常跟她講有關你和我的事。〕 『你這白痴!!』我發自內心的說了出來。 天啊,怎麼會有人在女友面前常常講另外一個女生的事? 〔然後,她就說要分。〕 『喔!你不會挽留她喔?』 〔有啊,可是我尊重她的決定。〕 『尊重個………』屁!!我硬是把這個字往嘴裡吞。 我吞了吞口水,『那,我問你,你最後有沒有愛上她?』 〔………〕電話那頭,ㄚ偉似乎沉思了一下, 〔有。再她說要分開時,我的心隱隱痛了起來。〕 『你既然愛她,就更應該挽留啊!』 〔算了,都過去了...〕他吸了一大口氣,又呼出。他,很累了嗎? 『喔。別聊你的事ㄌ啦,免得你待會哭出來。』 〔嗯。〕ㄚ偉難得的安靜。這件事,對他來說,打擊很大吧! 『我覺得,我也...唉,這段愛情有氣無力的,快維持不下去了..』 我閉起眼,又說:『老實說,我想跟男朋友分手...』 〔嗯,看妳自己了。愛情是不能勉強的。〕 『嗯。』我點點頭,躺平在床上。閉起眼,把電話靠在耳朵旁邊, 沉思了起來。耳邊傳來陣陣的長笛樂曲,女歌手以沙啞的聲音, 細細的唱著,我真的愛你………          我以最大的耐力,又和學長相處了三個月。這三個月,我不斷從中看見失望。 失望什麼?說了又如何?誰知箇中辛酸淚? 我累了,不到一年,儘管曾經美好,眼前卻已不堪回首。 『我和他分了,和妳真有很有默契。』 我打了了一串簡訊文字給ㄚ偉,告訴他分手的訊息。 嗶的一聲,我的手機傳來一則簡訊。 〔是喔...沒事吧?〕       『沒事。』        〔嗯。那就好。要是想哭的話到我懷裡哭吧!〕        『...我昨天在家哭過了。』           〔喔。你要不要聽窗簾的秘密提示?〕            『好...耶?有提示都不早講!都過了幾年了,差點就忘了。』          〔呵。提示:當光與影重疊,就是幸福的開始。〕          『...這什麼?!太難了吧!』        〔很棒吧!我想很久的喔!哇哈哈!〕         『一點都不棒!太難了啦!』          〔不傳了,加上這封,要十八元。簡訊很貴的!掰。〕         我又開始跑到房裡,盯著窗簾發呆。 如果撇開秘密不說,那麼這套窗簾也陪了我四年, 原本白淨的布,已被微小的灰塵佈滿。 『當光和影重疊,就是幸福的開始………』這是什麼提示啊? 在二OO二年五月七日,我得到答案。花了五年,終於找到解答。 在光和影的重疊裡,答案令我啼笑皆非。 我開著電腦,又讓長笛伴奏的歌曲〔我真的愛你〕演奏著。 細細的略帶悲傷及溫柔,低低的迴響在我心裡。   我真的愛你     你卻不知道   我願默默的守著   在這最靜謐的一刻   只要在你的身邊   一切  都值得    我發呆四的望著窗簾,ㄚ偉送的白色窗簾。光,靜靜的灑了下來。 泛著白色光圈,紋路掉落在窗前地面。窗前,有一張不小心遺忘的黑色書面紙。 『啊,怎麼掉在這?』我自言自語,從椅子上起身。走近,蹲下身,欲撿起。 在那一瞬間,我的眼光被吸引住了。 嗯?這是什麼?... 光透出紋路上的小洞,竟形成一個又一個的小型字體, 投射在黑色書面紙上,略顯得耀眼。 光和影的重疊... 這是ㄚ偉所說的嗎? 我的紙沒有很大,只出現兩個字──葦香。 我慢慢的端起黑紙,順著字寫的方向,將它一一排列。 我目不轉睛的看著,輕輕唸出聲。      葦香:      不知多久,妳才會找到這些字體。   半年,一年,兩年?   不管多久,我只知道,我一定陪著妳, 等到妳找到的那一天,等到妳給我答案。   知道為什麼要送窗簾嗎?   我,以它代表白色想念,陪著妳。   以字代表我的心意,告訴妳。   真正的秘密,就是,我真ㄉ愛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