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r ⓛ♡ⓥⓔ〃
關於部落格
Happiness is a side unintentionally paying with side sincerity feelings.
Very many times, so long as believed, is happy can closely
associated.
  • 230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惡魔的僕人》

十五世紀的歐洲教會承認,這世界上有吸血鬼,三百年後,人類依舊執著於這件事。就在人們的口耳相傳,夜裡尋找生命的死靈,形象多變化,表面看似年輕,卻是個已活幾百年的死靈,過於三代,力量可與神媲美,那—就是人類所懼怕的吸血鬼。   吸血鬼時常於夜裡覓食,他們屬於分散行動,並不常聚集一塊。   傳說中的第一個吸血鬼Dracula,人們認定他凶殘,甚至可怕,進而遠離他。在一個求生方式後,他漸漸發現自己不會衰老,還過於喜愛鮮血,直到後來他明白,自己身為一個,人類所懼怕的吸血鬼。   「你認為怎麼樣?」   一名金髮的女孩,跟著另一名女孩,走在學校草地附近的紅磚道。   「你好像對吸血鬼很感興趣?」   走在金髮女孩身旁的【芙蕾‧蘭克莉絲】蠻不在乎的問。   「我總覺得,他們是很神秘的生物,所以我才這麼積極去查他們的資料啊!」   金髮女孩,【艾莉絲‧羅柏克】笑著說。   「吸血鬼啊……」   芙蕾將左手放到眼前,仔細看著手背。   「那我先去上課了,等會學校門口見。」   「嗯。」   艾莉絲不語,右手舉起輕輕揮一揮手,便轉頭跑向樓梯。   學校鐘聲響起,芙蕾早已走出校門口外。   半小時後,芙蕾走到一棟看似昂貴的法國大樓前,望見眼前景象,瞬間愣住身子,腦子一片空白。   大樓門旁倒著一名男子,頭低低的,血液從後頸流下,皮膚看起來蒼白,蒼白到是一個人類不該有的膚色。   芙蕾因驚恐而張大嘴巴,身體直冒冷汗,想離開這裡,雙腳卻不聽使喚,讓她瞥見更慘不忍賭的畫面。   一個身型略嫌福態的中年男子,只見上體卻找不到下體,望見左手不見右手,血跡在地板上不停擴散,男子側面躺著,眼睛剛好與芙蕾的雙眼對上,一眼凸出的眼睛,嚇得芙蕾說不出話來。   過了幾秒鐘,芙蕾終於從驚恐中恢復意識,正準備拿起包包內的手機時,一顆白色又參點黑色的圓形球體滾到芙蕾腳邊。發覺自己腳邊有東西,芙蕾低頭望向地板。   一顆人類的眼珠子,正對上芙蕾的眼睛。   「啊--!」   一個女人的尖叫聲,劃破了原先寧靜的城市。    ※   「那名管理員的下體已經在大樓內的水池旁找到了。」   一名法國警官坐在芙蕾對面,警官左手上拿著一本黃色資料夾,資料夾內夾著厚厚的紙,右手則是拿支籃色原支筆,一一紀錄剛才詢問所得到的答案。   芙蕾的臉色很糟糕,唇色也不再潤紅,而是蒼白。   「我看你氣色不太好,還是先回家休息吧!」     芙蕾將原本低著的頭慢慢抬起,警官這才看見芙蕾眼眶的淚。 ※   「你沒事吧?」   做完筆錄出警局之後,芙蕾的好友—艾莉絲在一旁擔憂的問著。   「嗯……」   芙蕾的回答比平常音量的小了很多,而身體也一直無法停止顫抖。   「我看你暫時搬到我公寓住好了。」   艾莉絲將左手搭載芙蕾的右肩上。   芙蕾不語,兩人就默默的走到艾莉絲所租的公寓。   「喝咖啡吧。」   艾莉絲將咖啡端到芙蕾面前,眼見芙蕾的氣色始終沒好轉,艾莉絲的擔憂也一直無法消去。   芙蕾仍舊不開口說話,只是一抬頭,卻剛好撇見了一張桌上的東西。   「你……今天請假了?」   芙蕾拿起桌上的請假單問著艾莉絲。   「是阿,身體不大舒服就早退了。」   艾莉絲站起身子,又立即轉到另一個沙發上躺著。   「我想……去屋頂透透氣。」   芙蕾的左手不斷搓揉額頭,一臉痛苦的樣子。   「啊?你沒事了嗎?」   艾莉絲撐起上半身的問著。   「如果沒事了,就不會想去屋頂透氣了。」   芙蕾不理會艾莉絲,起身就是往門口走去。   「你小心一點。」   聞言,芙蕾只是轉頭一笑,然後轉開門把,往屋頂走去。 ※   屋頂上不斷交錯的身影,就算身上一道道的傷口不停增加,從傷口滲出的血液不曾停息,依然不停止攻擊與防禦的動作。   米薩爾手上的劍直接穿過薩爾特的左胸,一道銀光,米薩爾切斷了薩爾特的左手。   薩爾特的右手突然出現猶如火一般的光,直接將米薩爾的腰打出了一個凹洞。   兩人就此停住動作,薩爾特跟米薩爾各往後跳,手摸著自己的傷口喘氣。   一個開門聲,引起兩人的注意力。   不之前方有場激戰的芙蕾,走到欄杆那兒,低頭往下一看,來回穿梭的車潮,如同他現在的思緒般,永遠不可能理成一直線。   「薩爾特,我是不可能善罷甘休的,你逃到哪,我就追到哪,你最好提早做好必死的覺悟。」   米薩爾的身子往上一跳,瞬間成了黑影,消失無蹤。   芙蕾聽到前方有聲音,便一步一步朝薩爾特所在走去。   薩爾特的右手壓著地板,撐住自己的身體,左邊的手早已掉落到欄杆附近,傷口也不斷湧出血液。   「你……」   芙蕾的右腳踏出一步,雙手緊緊握著放在胸前。   薩爾特將注意力放到芙蕾身上,早已沒有多餘的體力趕走她。   「你、你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手斷了,過半天會藉由細胞重生而接回。」   薩爾特帶點苦笑的說。   「你到底……是誰?」   芙蕾靠近薩爾特欲扶起他。   卻在一秒不到的時間,薩爾特人已蹲到了欄杆前。   拿起自己的左手,站起身子,黑色羽翼在他的背部展開。   「我是誰……」   語畢,薩爾特那猶如黑夜般的羽翼瞬間展開,雙眼緊閉的他,仍然散發濃濃的憂鬱氣息,黑色的羽毛飄落在芙蕾身邊,此景象,即使以千百句話也形容不出來,昏暗的雙眸漸漸睜開,取而換之的是一臉溫柔的笑容。   「或許我會是,惡魔的僕人。」 《展開的羽翼,遍地的鮮紅……他是,惡魔的僕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