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r ⓛ♡ⓥⓔ〃
關於部落格
Happiness is a side unintentionally paying with side sincerity feelings.
Very many times, so long as believed, is happy can closely
associated.
  • 22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吾 愛 ( 一 )

就在學校因暑期放假時,我暗自鬆了一口氣,也回到了這個很久沒回來的家。   我很懶,懶到連你都會忍不住稱讚我的懶。   進了家門之後,我將行李丟到另一個沙發上,爾後,再去廚房泡了杯咖啡,走到客廳慢慢享用。   我媽很好心的從冰箱拿水果放在桌上,還順口說了“不想吃就放到冰箱,吃完把盤子拿去洗,不想洗好歹也收到廚房去”。   嗯…咖啡配芭樂,能吃嗎?我想能,只是吃了之後會澇賽而已。   拿起放在桌上的咖啡,正準備喝時,一個開門聲,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爸爸這個時候不會回來吧?弟弟也應該在補習班拼功課考大學才對阿,就在我思考之時,我轉過頭望向大門那。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睛看走眼還是怎樣,當我放下自己剛拿在手上的杯子時,一個身影很自然的走進我家,然後關門,坐下來脫掉鞋子,之後再穿著襪子,拿起身旁的一個包包,面無表情的走上樓梯。   我的眼瞪很大,嘴張很開,心頭很亂,正當我在考慮該不該大喊有小偷,或是報警找警察時,我媽很悠閒的從廚房走出來,當我以為我媽會跟我一樣驚訝時,我家的娘,居然走向樓梯,問候那位陌生的人。   「偉霖阿,肚子餓嗎?需要我端水果上去給你嗎?」   我的視線停留再那一秒,這是怎樣?我媽何時去領了個兒子回來我都不知道?   「不用了,我等等想專心做事。」   那位被我媽稱為偉霖的男子,拒絕之後,再度起步往自己房間走去。等等,房、房間?   「媽……」   我呆愣的看著那位男子的背影,無力的喊出聲。   「我不是叫你吃完水果盤子要收的嗎?真是的,到底要我叮嚀幾次你才會聽阿。」   我媽照以往的習慣走到我身邊,然後將盤子拿起,準備往廚房走時,被我一把拉住。   「他是誰?」   這句話,我明顯加重了幾分莫名奇妙。   「他呀?人家可是好學校畢業的人呢。」   我媽把眼神放在我的房門口上,一臉憧憬的樣子。   「這不是重點,我是問,他為什麼在我們家?而且還住我房間?」   我的嘴巴還沒合上,只是看著我媽將憧憬的眼神收回,一臉哀怨的表情隨即撲向我來。   「喔,一年沒住在家裡幾次,當然不知道他是誰啦。」   這也不能怪我阿,好歹你女兒考上了個好學校,當然要跑到台北去唸書了。   「他爸爸跟你爸爸曾是交情很好的朋友,他媽媽跟我也很談的來,誰知道他家的人全在一個月前的那場車禍中喪命了。」   車禍?聽起來是有點可憐,可是既然是跟爸爸很好的朋友,跟媽媽很談的來地阿姨,為什麼我連這個人的存在都不知道?   「可是,他怎麼住在我房間啊?」   他到底是誰不重要,他為什麼住我家也知道,最大的問題就是,為何他開門走進房間的是我的房間?怎麼?我房間出租?而且收錢的房東還不是我?   「既然你都很少再用房間了,借給人家住是會死喔。」   對啦,會死啦,會少一塊肉啦。   「好了好了,剛回來就快去洗澡,然後把行李放到房間去。」   如果是平常的我,會回答“喔”,然後在客廳看一下電視,再將行李放到房間,之後再去洗澡,問題是,我房間借人了,我睡哪?   「媽,房間借人,那我的勒?」   「一樣阿」   我媽向廚房走去,喔,一樣。   之後廚房傳來沖水的聲音,等等……   一樣?意思要我跟那男的共睡一間房間?   靠,要虐待自家女兒也不是這樣虐待的阿。   然後,我變得很故意耗時間,將行李放在客廳的桌子下,吃飯時也拖的比平常還要久,就連看電視我也笑的合不嚨嘴,重點是那片子演的是悲劇。   其實我家有個習慣,就是十點之後,關於一樓的,客廳要熄燈,電視要關掉,廚房、廁所不能使用,鞋櫃內的鞋子也會在那之前整理好,冰箱的飲料不可隨意拿取,就連樓下電腦也不能開,因此我們一家的房間,總是再二、三樓,而且二樓的廁所有兩間,每個人的房間各一間廁所,就連二樓那裏也有擺放冰箱,裡面塞的都是一堆飲料、白開水等等的,不過十點之後也知道我們這些孩子愛調皮,所以我爸媽都給我跟我弟再房間各一台電視、電腦,為什麼十點之後有這麼多條例?這是我爹娘的狗屁習慣。   當我媽宣佈十點了的時候,那就表示我的死期到了,因為我家是由我爸這個建築師所設計的,因此房間也只有當初所設想的,二樓五間而已。   我能睡第五間?那你就大錯特錯了,第五間是我爹娘吵架,像孩子般鬧彆扭不肯回房間時所設計的,所以鑰匙都放在他們房間的某個角落。   再加上依我弟那死個性,絕對不可能讓我跟他擠同一張床,說什麼還沒有交到女朋友之前不能跟其他女人同睡,那我看他一輩子也別想跟女人睡在一起了。   三樓我想都別想,只有兩間房間,跟一個陽台,而且那兩間房間還是擠滿東西的儲藏室。   就在我不情不願的哀嚎下,我只能扛著行李,可悲的走到那個,曾經是我的房間。   現在的我正在後悔,當初為什麼要把我生到這個家,一個好好先生,一個好好小姐,都在那邊笑著說:『安啦,人家是正人君子,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拉。』   我看是正在家裡當偽君子吧?   到了房門前,我只是努力的深呼吸,吐氣,然後將手輕輕的放在門把上,在鼓起勇氣的扭轉開來。   推開房門,是我與他的接觸,也是最後,我們的回憶。    《如果十點之後,是我父母的習慣,那麼,在十點之後,我又會看見你的什麼習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