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r ⓛ♡ⓥⓔ〃
關於部落格
Happiness is a side unintentionally paying with side sincerity feelings.
Very many times, so long as believed, is happy can closely
associated.
  • 22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吾 愛 ( 三 )

天線寶寶,天線寶寶,說、你、好,你好。」   樓下電視的吵雜聲,比平常還要大。   我翻了個身子,左手不知覺的揮到一旁床邊的小櫃子上地不知名物體。   -乓-的一聲,我立刻起身,眼神朦朧的看著週遭,之後,我摸著一頭糟的頭髮,在望下地板。   喔……摔下去的是鬧鐘阿。   咦?鬧鐘?這一望倒是驚醒了我,我動作迅速的將鬧鐘撿起,然後眼睛睜大的看著時間。   6:00整?媽呀,怎麼這麼準?如果樂透也這麼準的話我會爽翻天。   呆了好幾分鐘後,我將鬧鐘放回小櫃子上,兩手拍拍臉頰,然後到廁所內刷牙、洗臉、上廁所,之後再度摸著一頭糟的頭髮走出來,大大打了個哈欠後,正準備下去樓下吃早餐的我,瞬間愣住。   他坐在床上眼睛瞇瞇的看著我,然後在自己走到廁所內,刷牙、洗臉,我保證他剛剛跟我擦身而過了,我保證我剛剛刷牙洗臉上廁所都被他看到了,我保證我打的哈欠、頭髮遭到不行的樣子被他望見了,我保證、我保證、我保證我以後沒面子在他面前說話了啦。   我呆站在原地很久,此時他也從廁所出來,再坐到床上,帶起眼鏡,然後拍拍臉頰,之後再看向我。   「變態!」   這兩個字的威力可不是虛有其表,因為我叫到連樓下在廚房煮早餐的母親都聽到了。   然後我的動作是,馬上到床上那,再拿起枕頭狂對他丟。   「等等、等,你等一下。」   那個男的不斷用手擋住我丟過去的枕頭,之後在我一氣之下,最後一個枕頭被我丟的特別大力,丟的大力結果會變成怎麼樣?   很簡單,輕傷是癒青,剛剛好是流血,重傷是送醫院,但仔細瞧瞧他,他並沒有我所說的那麼嚴重。   頂多就是眼鏡被我丟到掉到地上,但力氣似乎是過大了?因為那眼鏡的鏡片,由我的力道加上高度,很顯然,已經破了。   我看著破掉的眼鏡,頓時傻了眼。   「怎麼了?怎麼了?」   我老爸大力的撞開門。   「發生什麼事了?」   我老媽著急的問。   「難不成發生關係了?」   我老弟的眼睛一閃一閃的。   之後,我們五個人沒有任何一個人說話。   過沒多久,那個男的撿起掉在地板上又被我打破鏡片的眼鏡,慢慢走了出去。   「搞什麼鬼啊?」   我老爸轉身往樓下走去。   「該吃早餐囉。」   我老媽笑笑,然後跟著老爸走下樓。   「呿,真不好玩。」   我老弟大力的關上門,關門前還滿臉無奈。   ……   爾後,我換了件衣服,整理完頭髮,慢慢走下樓梯,朝餐桌走去。   「媽,他是變態啦。」   我坐到椅子上,滿臉不滿的說著。   「人家可是正人君子耶。」   爸爸邊看報紙邊喝牛奶邊對我說,椅子旁還放著公事包。   「可是他偷看我上廁所、打哈欠、刷牙洗臉。」   「誰叫你上廁所不關門、打哈欠不遮著點、刷牙洗臉有什麼好看的。」   我媽絕情的一次駁回我的話。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要跟他睡在一起啦。」   我將雙手放在雙耳旁,頭還大力的搖,眼睛閉著死不睜開。   「喂,姐……」我弟湊到我耳邊來。「你到底還記不記得吳哥哥是誰啊?」   「哼,廢話,他當然是變……」話說到一半,我將雙手放下,眼睛睜大,頭轉向我弟那。「他是誰?」   「他是誰……」我弟張大嘴巴,指著我身後。「你自己問他。」   我疑惑的看著他,然後順著他手指指的方向望過去。   一個男的,手上拿著鏡片破掉的眼鏡,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的望著我。   「賠我!」   他伸出沒有拿眼鏡的左手。   「陪你?」   不會吧?摔破鏡片要以身相許喔?   「賠我鏡片。」   ……   「哎呀,偉霖阿,先坐下來吃早餐吧,至於鏡片的事我等等再帶你去配給你喔。」   我媽保持一貫的溫柔,笑著請那個吳偉霖坐下來吃早餐。   「不用了,伯母,一人做事一人擔。」   他的眼神斜斜的望著我,一副『你不賠就準備受死』的表情。   氣氛瞬間凍結,我媽拿著放蛋的盤子應該是放在他桌前,卻停在半空中;我爸通常都用報紙蓋住臉,今早卻是報紙在他鼻子下方;我弟吃早餐都是狼吞虎嚥,這次卻細嚼慢嚥。   更重要的,是他們三個人都在看著我跟他。   走在廣西路的街上,我與他沉默相對,當我回想起吃早餐的那段可悲經歷時,就是惡夢的開始。   我媽、我爸、我弟,一臉疑惑的看著我,與那個叫我賠他鏡片的他。   「你們兩個……」   我媽本來是雙手拿著盤子,現在卻只有右手拿著,左手不斷來回指著我跟他。   「不會吧。」   爸爸將報紙放在桌上,右手的大姆著支撐下巴,食指則不斷摸著下巴的鬍子。   「老姐撿到好貨了。」   我弟翹二郎角,一臉不屑的說著。   「別誤會!」   第一次我與他這個有默契的異口同聲地開口。   就在家人的半信半疑,又在那個吳偉霖的催促之下,我也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陪他去挑鏡片。   我們選擇走光華國小前的那條路到眼鏡行,走過早餐店時,我還流了幾滴悔恨的口水。   好不容易在大太陽的折騰之下,我們的眼睛同時閃著,因為前方個有很大的招牌,名叫『小林眼鏡』。   打開眼鏡行的門,裡面的小姐則是很客氣對我們笑著點頭。   而我們也對她笑著點頭,同時我也擦掉了剛剛在早餐店流的口水。   「不好意思,我們來配新的鏡片。」   他拿起包包內的眼鏡盒,在將眼鏡盒內的鏡框跟本來與鏡框相依為命的鏡片拿出來。   「鏡片破了?」   「呃……嗯。」   我尷尬的應了一聲,回答的時候還被瞪了一眼。   「請問你要直接換新鏡片,還是重新調配?」   小姐仍然是笑著問。   「重新調配。」   他說。   「新鏡片。」   我說。   我們再度異口同聲的回答,很可惜,這次的答案並不相同。   頓時場面冷掉,因為小姐不再開口說話,而我跟他之間的眼神則有閃電交集著。   而那個閃電絕對不會是愛的交流,則是互相仇視對方的眼神。   後來,他走到我後面,嘴巴靠近我耳朵輕輕的說著。   「別忘了,今天是你要賠我『鏡片』。」   我不清楚是不是我聽錯,只是我總覺得後面那兩個字,他說的特別大力。   「那、那就重新調配吧。」   我想,我現在一定有三條線在耳朵旁不斷滑下,頭上還有一支烏鴉『阿阿阿……』的飛過,然後,一陀烏鴉屎就掉在我頭上。   小姐只是尷尬的笑了笑,然後從櫃檯走出。   「那請先生坐到這裡來。」   小姐指的地方是一台機器,機器前有一張可以調高矮的椅子,為了配合他這位188的吳偉霖先生,眼鏡行小姐只能蹲下去將椅子調到適合的高度,當然,她穿的是裙子。   看了一分鐘的度數調配,聽了三分鐘的鏡框款式,再付了兩千二的鏡片錢,我想,我今天一定會踩到狗屎。   我們一樣走在廣西路光華國小前的街上,一樣經過了那間之前讓我流口水的早餐店,只是有點不同,因為少了一個人的腳步聲。   當我轉過去時,他則是看著店內,然後轉頭對我說。   「要不要吃早餐?」   聞言,我愣了幾秒才回過神來。   「你請?」   「我請,你付錢。」    《如果要買新的鏡片給你,我是否能買一送一,也將心送給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