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r ⓛ♡ⓥⓔ〃
關於部落格
Happiness is a side unintentionally paying with side sincerity feelings.
Very many times, so long as believed, is happy can closely
associated.
  • 22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命運捉弄人

她伸出左手,仔細端詳著載在無名指上的鑽戒,一行清淚不爭氣的滑落下來。「為什麼?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 那天,她一如往日的在6:00下班前將當日的工作準時完成,起身將桌上喝剩的咖啡拿去洗手間倒掉,一個轉身不小心撞到剛來送公文的他,半杯咖啡就這麼濺在他的襯衫上,當然引起一陣慌亂的清理跟不斷的道歉,他們也就這樣認識了。 開始,她下班的時間從6:00延至6:30到7:00,而他下班打卡時間也從6:00延至6:30到7:00,下班後就相約一起去吃晚餐,慢慢的對彼此就有更深的認識及瞭解。她欣賞他的成熟穩重、他喜歡她的冰雪聰明。三個月後,他們開始正式交往。 她的朋友警告她說他之前花名在外,要她小心一點。可是她覺得現代人誰沒有過去、誰沒有談過好幾場的戀愛?為了愛他,她可以不計較他的過去,只要他是真心愛她就夠了。和她在一起後,他也真的沒再傳出什麼緋聞,只是有時候週末她要找他的時候,call他手機會直接進語音信箱找不到他的人,問他為什麼關機,他說有時候想一個人靜一靜不想接電話。 她不想讓他覺得她是一個依賴性、佔有慾很強的女人,所以她尊重他的自由、給他想要的空間,在他有事無法陪她的時候一個人去逛逛誠品消磨時間。 這樣的日子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她反而認為這樣淡淡的穩定的交往才能夠細水長流,他尊重她的獨立也體貼她偶爾的任性,他們分享彼此的親蜜,也擁有各自的空間,她實在想不出如果放棄他,她還會不會找到一個比他更好的男人? 她的死黨們開始羨慕她,說她命好,找到一個好男人,可以準備嫁了。她笑笑,心裏覺得還早咧,她才不想這麼早就走進婚姻的墳墓,只是有時候經過公司樓下的銀樓時,她開始會去注意擺在展示櫃裏的鑽戒,並想像著哪一天她披上白紗戴上鑽戒幸福的模樣。 命運的戲劇性轉折總是一再的發生,上帝總是在通往幸福的道路上埋藏著地獄之火。某日,他約她週末晚上出來吃飯,說重要的事情要跟她商量,她問他說,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他說,見了面再談。 掛上電話,她開始猜想他會跟她談什麼事情,他做事一向乾淨利落,很少像這樣支支吾吾的。她開始在上班時像掉了魂似的在座位上發呆,還打錯好幾份公文,同事們都笑她快當新娘子了,所以做事才會這麼心不在焉。 好不容易等到週末晚上,她仔仔細細的打扮自己,還特地穿上他最喜歡的白色套裝、灑上她最喜愛的CD香水,帶著興奮愉快的心情去赴約。 那天晚上餐廳的氣氛很好,柔和的燈光、輕快的音樂、精緻的食物。他們愉快的用餐,他從頭到尾都沒提到他找她商量什麼事情,只是跟她談一些報上的新聞、公司的八卦及這幾天他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情。她也很聰慧的不去問他倒底他找她要談什麼事情,只是靜靜微笑看著他說話的樣子,等他向她主動提起。 「嗯,有件事情我想跟妳商量。」 「什麼事?」 「呃....我要結婚了。」 「什麼?對不起,我有沒有聽錯?是我們要結婚了還是你要結婚了?」 「是....我要結婚了。」 他不安的低著頭轉動桌上的水杯,杯裏的水搖晃的令她心慌意亂。她腦袋「轟」的一聲變成一片空白,她不知所措的雙手交疊十隻手指頭彼此扭絞著。 他說,在唸書時他曾經跟一個女生交往,後來發生兵變,因為那個女生嫌他沒有經濟基礎又無法常常陪她,所以就跟他分手,後來嫁給一個她父母替她相親的對象,他很愛她,為了她還差一點想不開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情。 他退伍後失去她的消息,隻身上台北工作,然後在現在這個公司遇見了她。他本來以為可以忘掉過去的傷痛,全心全意的愛著現在的這個她,他本來都計劃好了,當他跟她結婚後要去歐洲維也納去聽歌劇去共度蜜月,他本來連喜餅要訂伊莎貝爾喜宴要訂在福華飯店都想好了,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過去的她出現在台北出現在他的面前。 她向他訴苦說她的婚姻不幸福已經離婚了,她很後悔當出年輕不懂事拒絕了他的愛情,她問他是不是還是深愛著她,現在還願不願意娶她? 他開始迷惘開始陷入前所未有的掙扎,他還愛著過去的她,也愛著現在的她,他原本以為在電視連續劇上才會出現的三角關係竟然會發生在他身上,一向做事不喜歡拖泥帶水的他突然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他的思考模式開始當機,情緒開始牽著理智走,他的生活變得一團混亂、日子過的一片昏暗。 現在的她雖然查覺到他的改變,但是仍然尊重他的隱私給予他空間跟自由,然而過去的她卻藉著這個機會黏著他依賴著他最後跟他上了床發生了關係。 上個月,過去的她告訴他說她懷孕了。為了未出世的孩子、也為了不再繼續拖下去錯下去,他決定跟過去的她結婚。雖然他知道這個決定會傷害到現在的她,但是,他還是只能夠很抱歉辜負了現在的她對他的愛情。 聽完他說的故事,她很訝異她竟然會如此平靜。她用她自己都很訝異平靜的語調跟他說,「待會能不能陪我去逛街,買個我一直很想要的東西?」 我看著對面這個倔強的女子,很為她感到心疼難過。都過去了,愛裏的苦難折磨,一切都過去了。都自由了,分手之後大家都自由了。不管再怎麼不情不願不甘心不放手都已經喚不回早已逝去的變質了的愛情。 「那現在呢?」我問她。 「之後我就遞出辭呈,隨便找個藉口就去英國遊學,然後一待就是一個冬天。你知不知道,在英國一個人的冬天是多麼的冷?」 「那他呢?」 「他後來沒有跟她結婚,聽說那次是假性懷孕,他覺得她在欺騙他。後來他們之間不知道發生什麼問題,他沒跟我說我也就沒問。」 「那妳跟他之間還有可能復合嗎?」 她突然沉默,低頭玩弄著手上的戒指,許久,她抬起頭像是下了極大的勇氣似的,用堅定的語氣告訴我說:「不了,我怕了。我的死黨都說我很聰明,懂得利用他對我的虧欠拖他去為我買下這枚鑽戒,就算兩人已經分手了,至少還撈到一點實質的回饋。可是,她們不知道的是,我心底早就認定他是我今生的唯一,就算我們不結婚,我還是愛著他,比誰都愛他。就是因為太愛他了,所以我不忍心看他痛苦,當他提出分手時我尊重了他的選擇。至少,一個人能夠得到幸福總比兩個人都痛苦來的好;至少,他願意送我這枚戒指去紀念我們曾經美好的過去;至少,我跟他以後還會是好朋友,是不是?」 如果相見是一種緣份,那麼分手是不是就是早就安排好的結局? 店裏正播放林曉培以低沉的嗓音唱出「心動」這首歌曲,一向堅強的她再也忍受不住難過的伏在桌上哭了起來。 她說:「雖然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深愛著他。可是,我不想再和他繼續折磨彼此內心考驗雙方勇氣了。我已經學會了,愛一個人只要靜靜的在他身邊陪伴著他,一丁點都不要佔有,才能夠長長久久的擁有他。這樣就好了,真的,至少我跟他曾經彼此相愛過,就足夠了。」 她眼底的淚光,像鑽石般閃耀著自信的光彩,比她手指上的鑽戒更教我尊敬。我在心底默默的祝福她,能夠平安,能夠順心,能夠有勇氣早日再度相信愛情,再次去尋找屬於她的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